《時空浪族》(下卷)
第二章 開始部署

    在二樓的小廳裡,祈青思聽畢整件事後,蹙起了黛眉,道:「看來唯一解決這事的
方法,就是徹底粉碎魏波的勢力,但這人連警方亦奈何不了他,可知是絕不易對付的,
怎麼辦才好呢?」
    李少傑淡淡一笑道:「告訴我,那些人為何要捧著魏波?」
    祈青思伸手摟著他脖子,重重吻了他的臉頰道:「當然是因他有利用價值,就像你
可以使我快樂和不再感到孤單寂寞,那些人則因可藉他名成利就。」
    李少傑道:「這就是他的致命弱點,據契爺說:他的生存命脈全在於娛樂事業,既
可養起一大班兄弟,又可為毒梟洗黑錢,假若我可使他的娛樂事業徹底崩潰,那他手上
最大的籌碼便沒有了。」
    祈青思歎道:「你現在的身家雖然不算少,可是仍遠未及得上他和背後暗中支持他
的力量。何況你是個對娛樂圈一無所知的新丁,他的勢力卻已是根深蒂固,只要他說一
句話,包保沒有人敢接你的戲,就算戲拍成了,亦賣不到外埠去。」
    李少傑在她的豐臀重重拍了一下,笑道:「不要這樣高估他,難道你未聽過邪不能
勝正嗎?」
    祈青思笑得伏在他懷裡,喘著道:「這是小學生才會相信的事,在這社會誰的力量
大誰便是勝利者,弱肉強食才是法則;沒有錢連官司都打不成,去他的邪不能勝正。」
    李少傑哈哈笑道:「有些東西是超越在現實之上的,譬如說命運吧。」
    祈青思仰起俏臉,柔聲道:「你怎知明天的命運是怎樣呢?」
    李少傑另一手由她的衣領探進去,輕搓著她一邊乳房,吻了她香唇後淡淡道:「當
然知道,就是邪不能勝正。」
    祈青思嬌軀輕顫,顯是抵受不住他的祿山之爪,勉力道:「看來你是認真的。」
    李少傑充滿信心道:「是的!魏波的所作所為,始終是見不得光的,只是現在他仍
有點運,所以警力抓不到他的痛腳,其他人則屈於他的勢力,敢怒不敢言。只要我能在
他似是無懈可擊的防衛網打破一個小缺口,所有這些力量會彙集起來,把他沖得永不超
生。」
    祈青思強忍著給撩撥起的意馬心猿,暱聲道:「少傑!我愈來愈佩服你了,尤其是
你頑強的鬥志和不畏權勢的精神。」
    李少傑再拍了一下她的圓臀,然後留在那裡摸了起來,邪笑道:「你佩服我只是這
精神嗎?」祈青思嬌吟一聲,湊到他耳旁道:「為何要人家佩服你呢?愛你疼你不是更
好嗎?」
    李少傑慾火狂升,上下兩手更是肆無忌憚活躍起來,喘著道:「想做愛嗎?求我可
憐你吧!」
    祈青思扭動著身體,呻吟道:「你不也想嗎?應是……噢!應是你求人家才對。」
    李少傑咬牙道:「讓我們比比忍耐力吧!」
    祈青思無力地打了他一拳,媚眼如絲地嬌喘道:「你再不抱人家到房去,我喚兩隻
寶貝來咬你。」
    李少傑大笑道:「這算求情嗎?」
    祈青思拋開了所有驕傲和矜持,呻吟道:「任你怎麼想,進不進去?」
    李少傑把她攔腰抱起。
    同時想起了秋怡。她現在是否亦給魏波這樣抱進房內呢?
    翌晨他駕著祈青思的賓士,先到了羅庚才的家。
    羅庚才穿著睡袍,在偏廳見他,笑道:「那反骨仔給你耍了他一招後,氣得暴跳如
雷,昨晚飯都吃不下,哈!」
    李少傑道:「這事全賴契爺支持,希望以後都不用勞煩你了。」
    羅庚才哂道:「廢話!我是泥足深陷,江湖上現在誰不知你是我罩的,你的事就是
我的事了。」
    李少傑不安道:「契爺……」
    羅庚才截斷他道:「你知我為何要幫你嗎?」
    李少傑道:「我知道契爺待我,就像老豆待兒子。」
    羅庚才失笑道:「你太天真了,我雖疼你,可是牽涉到這種事,卻是另一回事。我
之所以肯為你和魏波對著幹,是因為你有運,而且是鴻運當頭那種運,我和眾兄弟的利
益已和你掛鉤了,分都分不開來。」
    李少傑一呆道:「契爺真坦白,但亦不用說出來嘛!好像我和你最主要只是利害的
關係。」
    羅庚才微笑道:「這種關係才持久,唉!若能從正行賺錢,誰愛搞旁門左道的事,
我的丁氏集團契爺只佔大股,其他的股份持有者都是我江湖上的搭檔和兄弟,全屬大佬
級的人物,你使他們每日都有進帳,才肯義無反顧支持我助你,否則早有人反對了。魏
波亦並非善男信女呢。」
    李少傑恍然想了一會道:「既然如此,我就把擬好的戰略告訴契爺,希望能給我一
點意見。」於是把要進軍娛樂圈的想法說出來。
    羅庚才沉吟道:「有一個人或者可以幫你,他叫何鐵翼,是魏波進娛樂圈的影壇教
父,年紀和魏波差不多,都是四十來歲,他雖是黑道人物,但極講義氣,圈中人都很尊
敬他,魏波初時對他很巴結,後來羽毛豐了,使出了卑鄙招數,累得他很慘,現在只能
靠開拳館過日子,對魏波自是恨之入骨,可惜囊裡欠金,唯有忍氣吞聲,此人實是在這
方面的大幫手。」
    李少傑大喜道:「契爺可否安排我們見個面?」
    羅庚才道:「當然可以,何鐵翼是黑道裡的大好人,所以才鬥不過魏波的財力,因
為他的心未夠狠去不擇手段抓錢。」
    兩人再談了一會後,李少傑才回公司去。
    在秘書間處,戴安見到他時立即垂下頭去,不敢看他,那芳心暗許,楚楚可憐的動
人樣兒,使李少傑真想立即拉她進房去,恣意蜜愛輕憐。
    他壓下這難遏抑的衝動,藉想起了祈青思來對抗,叫了聲早安後,匆匆逃入房內。
心中湧起悔意,昨天的事真不應該,只怪自己好色,又對戴安大有好感。
    門響聲中,戴安走了進來,擦肩而過,把一疊重不過半公斤的文件若萬斤重物般放
到桌上,背著他幽幽道:「少傑!昨晚是否和祈青思一起?」
    李少傑頭皮發麻,不知應怎樣回答她。
    戴安轉過身來,神色恬靜,只是兩眼濕紅起來,徐徐道:「我知道無論任何一方面
都比不上她,我雖然很看得起自己,但仍不會那麼不自量力。」
    李少傑搶上前去。
    戴安低叱道:「不要碰我,也不要說些言不由衷的話來騙我,更不用為我難過,過
兩天我便會好了!只要我點頭,很多人會排隊來輪候呢。」
    李少傑愕在當場,不知所措。
    試問他可以做什麼呢?心中湧起悔意,昨天能控制自己一點就好了。
    戴安垂下頭去,淡淡道:「你若對我好,就任由我辭職離去吧!我再不想代你接女
朋友的電話。」
    李少傑叫道:「不!我需要你。」
    戴安歎道:「你只是需要一個秘書,而不是我。」
    緩緩來到他面前,靠入他懷裡,雙手纏上他脖子,送上香唇。
    李少傑魂斷心碎中,先是愛憐地輕吻她的朱唇,不旋踵兩人熱烈親吻起來,戴安豐
滿的肉體全無保留地向他摩擦,李少傑兩手狂野地愛撫著她動人的粉背豐臀。
    壓制著的情意爆發開來。
    戴安忽地猛烈掙扎,由他懷裡退出,哭著奔了出去。
    李少傑頹然坐倒沙發裡,把臉埋入手中。
    自己做錯了什麼呢?很多人有數不清的女朋友,應付自如,而自己卻弄得一團糟。
這麼重要的事,為何昨晚卻夢不到?和祈青思共度良宵的後果,似乎就是失去了做那種
奇妙的夢的能力。為了對付魏波,是否應不再見她。又或只可和她在白天做愛,晚上則
只是聽音樂或促膝相談。
    謝俊和這時繃著臉氣沖沖來尋他,怒罵道:「戴安剛才向我遞辭職信,立即收拾東
西走了,街上美女多的是,為何卻要搞自己的秘書,這麼能幹的靚女那裡找?」
    李少傑默默受罵,心中反舒服了點。
    謝俊和看到他失落的樣子,氣消了一半,長嗟短歎後道:「好吧!我著獵頭公司設
法找人,不過看來很難再有戴安這麼理想的了。」搖著頭去了。
    那晚在羅庚才陪同下,他在一間酒樓的貴賓房內見到了何鐵翼。
    他身材高削挺直,像鋼筋水泥般硬朗,一臉風霜,但兩眼閃閃有神,使人感到他堅
毅不屈的意志。
    客氣話後,何鐵翼直入正題道:「才叔大約告訴了我整件事,多餘話不說了,我亦
不擅偽飾,告訴我你有多少錢給我調動。」
    李少傑微笑道:「你要多少,我就給多少!」
    何鐵翼愕然瞪著眼睛,露出懷疑的神色。
    李少傑取出支票,填好後遞給何鐵翼道:「這筆錢是見面禮,入你的私人戶口,讓
你好好安置家人。」
    何鐵翼毫不客氣接過支票,一看後動容道:「一千萬!」
    在旁的羅庚才點頭表示對這契仔的讚賞。
    李少傑誠懇地道:「你和我們的投資公司會成立一間叫『夢想影藝』的公司,你一
毛錢都不用拿出來,卻可佔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那即是說你是大老闆。」
    何鐵翼看了才叔一眼後,臉上露出感動的神色,向李少傑道:「李老闆這種人我還
是第一次遇上,我何鐵翼就把條爛命賣給你吧。」
    一旁的羅庚才哂道:「他不是你的老闆,而是你的世侄,嘿!你最好交部分錢讓他
為你投資,保賺無蝕。」
    李少傑道:「翼叔不用拿錢出來,我那裡另撥一千萬作你的私人投資,麻煩明天到
我寫字樓來辦手續。」
    何鐵翼感動得眼都紅了,拍心口道:「魏波的事包在我身上。」
    李少傑正容道:「我請翼叔出山,絕不是要一個打手阿頭,否則我不可到大陸或泰
國請來殺手嗎?我要的是正正當當建立我們在娛樂圈的夢想王國,舉凡有關電影、歌唱,
以至乎院線、戲院、影視連鎖店,甚至出版、鐳射製作我也要碰,我們是以實力去撼魏
波,要他輸得口服心服,策略可仔細研究,暫時我撥一億現金給翼叔作起始的運作,財
政方面全包在我身上。」
    何鐵翼猛地伸出手來,爽然道:「你這好朋友世侄,我何鐵翼交定了。」
    李少傑兩手伸出,緊握著他的手道:「個人恩怨只屬小事,我只想為娛樂圈建立起
一種健康的氣氛,那就是我的夢想。」
    何鐵翼眼都濕潤了,另一手拿了出來,搭在李少傑兩手上,道:「好漢子,我服了
你。」
    羅庚才加了自己的手上去,感動地道:「這種連在以前講義氣的日子都不會發生的
事,竟在我眼前發生了,真的很好。」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