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上卷)
第十二章 芙蓉帳暖

    當李少傑來到祈青思的華宅時,傭人告訴他小姐正在游泳池等他。
    李少傑大喜,穿過大廳,由後門到了泳池旁。
    祈青思穿著把她美好得令人難以相信的絕妙身材表露無遺的三點式泳衣,暢泳池內。
    李少傑看得垂涎三丈,走到泳池旁蹲了下來,目不轉晴盯在她身上,看著那纖細卻
充盈著彈力的腰肢,如何把她的玉乳隆臀恰如其分地強調出來。她的肌膚在泳池四周的
照明下閃爍生輝,一對美腿教人目為之眩。
    這是個比任何夢景更具夢幻特質的現實。
    祈青思游到他身下,笑著張開雙手,嬌癡地道:「看個飽吧!這是今午和你別後特
別買來的性感泳衣,我告訴售貨員要布料最少的那一種,算得是對先後兩次趕走你的最
好賠償吧?」
    李少傑只覺喉嚨乾涸難受,吞了一口唾涎,道:「那你定順手給我買了泳褲,否則
如何可作鴛鴦戲水。」
    祈青思貼在池旁,一手攀著池邊,另一手濕淋淋地探上來,抓著他的領帶,把他扯
往她,仰起鮮艷欲滴的紅唇,一副待君品嚐的模樣。
    這超級美女一直壓抑著的如火熱情,終若岩漿衝破了缺口般,噴瀉而出。
    李少傑忘記了兩人外的所有事物,忘記了過去和將來的曾經存在和快要發生!
    重重吻在她灼熱的香唇上。
    一切因她而來的失意和惱恨,都在這一刻得到了最令人愜意的補償。
    他們狂野地嘴舌相纏,再沒有絲毫隔閡和提防,更沒有任何事是不可以做的。
    神魂顛倒之際,李少傑模糊地感到祈青思扯掉他載著錢袋和證件的上衣,然後用力
一拉。
    「噗通」一聲,他掉進了水。
    他剛掙上水面,祈青思這條美人兒八爪魚般纏了上來,把他拖進水底去,繼續那意
猶未足的熱吻。
    在水底下李少傑一對手向她展開全面的、無限狂野和無處不至的侵犯。
    兩人升回水面時,祈青思的上截泳衣變成纏在玉頸處的裝飾,鮮嫩的椒乳在李少傑
眼底下驕傲地挺茁著。
    兩人全身發燙,連池水的溫度也像立時提升。
    兩人糾纏不開地游到淺水處時,祈青思變成全裸的美人兒。
    言語變成了多餘的事,只剩下最原始狂野的動作和肉體摩擦激起水花濺蕩的聲音。
    沖身時他們忍不住如火的熱情,瘋狂地做了一次愛。
    兩人換上厚暖的浴袍,對坐在露台的小桌子共進晚膳。
    由於耗用了大量精力,兩人都因需要補充而吃得津津有味。
    祈青思不時向他送來甜甜的笑容,俏臉充盈著暴風雨後的歡暢和滿足,比之平時的
她,又有另一番醉人丰姿。
    祈青思用手拿起一片香瓜,咬了一半後,嫵媚一笑道:「給我多少分?」
    李少傑心中一蕩道:「當然是滿分,我呢?」
    祈青思狡猾地道:「暫時一百分。」
    李少傑失聲道:「暫時?」
    祈青思故作淡然道:「我以前從未享受過,經驗又沒你那麼豐富,怎知你該值多少
分呢。啊!」
    原來李少傑的赤腳由台底伸了過來,放在她玉腿上,還輕佻慢搓地撩撥著。
    祈青思顫聲道:「這是吃餐的正經時刻呀!」
    李少傑惡兮兮地道:「我不滿意你那個暫時。」
    祈青思拋了他一個媚眼道:「好吧!算你是一百分了,永遠都是一百分,可以高抬
貴腳了嗎?」
    李少傑充滿征服了這美女的快感,笑道:「那是最美妙的擱腳地方,我想退兵都捨
不得。」
    祈青思俏臉飛紅,秀眸像要滴出水來,軟語求道:「我不行了,抱我進臥房去吧!
你不是一直想到那去嗎?」
    兩人狂歡後在繡榻上相擁調笑。
    柔和的坐地燈光,這以藍黃調子為主的廣闊臥室,充滿旖旎的浪漫氣氛。
    祈青思咬著他的耳朵道:「我向你說實話吧!今天見到你和那女記者的親熱神態,
我妒忌得想走過去每人賞你們一個耳光,可是當你肯來我處時,我又恨意全消,歡喜得
無心工作,竟然溜了去買泳衣,那時我就知道真的不能自拔地愛上了你。正因如此,才
會由買樓那天開始,受盡了你這魔鬼的引誘和折磨。」話完一口咬在他肩上。
    李少傑痛哼一聲,叫起來道:「為什麼咬人?」
    祈青思道:「有什麼抗議的,你剛才不知多麼用力,給你握過的地方還隱隱作痛,
人家胸上的齒印就是你曾作惡的證據,累得人有幾天不可以穿低胸裝了。」
    李少傑哂道:「以後你都不用穿低胸裝了,因為你那動人的胸脯會不斷添加新的齒
痕,看你怎樣去見人。這等若攻佔城池後升起佔領軍的旗幟,表明這已成了我的領地。」
    祈青思笑得花枝亂顫,喘著氣道:「我若不再試過其他男人,怎知你是否天下無匹,
又或超出平均水準,怎肯死心塌地做你的順民?」
    李少傑翻身把她壓在體下,狠聲道:「夠膽的就再多說一次。」
    祈青思笑得全身癱軟,投降道:「霸王饒了我吧!」
    李少傑吻了下去,良久後兩人才依依不捨分了開來。
    祈青思道:「現在你那兩間公司,由什麼人處理法律上的事?」
    李少傑說了一個名字。
    祈青思嗤之以鼻道:「他們怎行,讓我幫你吧!」
    李少傑笑道:「若我們吵了架怎麼辦?」
    祈青思嗔道:「你太小看我們的專業守則,公和私絕對分開,你若要作奸犯科,我
絕不會和你同流合污的。嘻!讓你要對我發惡時多點顧忌也是好的。」
    李少傑想了想道:「我們其實亦不滿意現在那律師樓的工作效率,不過地產方面我
交由朱明作主,投資公司的事務就全交給你吧!哈!我豈非可常見到你了。」
    祈青思傲然道:「你平常見的只會是我下面的律師,想見我便乖乖到這來。」
    李少傑道:「那我是否愛什麼時候來便可以什麼時候來呢?」
    祈青思撫著他臉頰情深款款地道:「暫時你還是一百分,嘻!所以暫時你還隨時可
以來,來前給我一個電話,看看我在不在。有空則陪我吃午餐吧!唉!想不到愛情會來
得如此不經意和突然。」
    未待他說話,又幽幽道:「將來你若要和別的女人結婚,記得預早通知人家,讓我
可以找地方避開去。」
    李少傑斷然道:「我不會再婚的。」
    祈青思輕問道:「若我肯嫁你呢?」
    李少傑呆了一呆,歎道:「你在為難自己,亦在刁難我。」
    祈青思「噗哧」笑了起來,橫了他風情萬種的一眼後道:「放心吧!我只想你永遠
是我的情人,更不想生個孩子到這世界來像我般受苦,又怎會打算結婚,這樣不好嗎?」
    李少傑道:「我同意你的看法,無論擁有什麼,總仍是一個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慾,
會對慾望感到不滿足,那是任何人都毫不例外要受的活罪。」
    祈青思秀目閃著異采,深情地道:「你和我是很不相同但偏又很相似的人,所以我
愈來愈喜歡和你在一起,李先生,要再為我加添些齒痕嗎?」
    李少傑欣然道:「恭敬不如從命。」
    接著當然是一室皆春。
    那晚兩人倦極才相擁而眠。
    李少傑醒來時,昨夜的夢全變得模糊不清,半點都記不起來。
    他先到地產公司打了個轉,和朱明商量了一些大計後,趕回投資公司時,在門口撞
到珍妮!
    珍妮春風滿面,親熱地拉著他往停車場走去,道:「機票給你訂了,我知你愈來愈
忙,不過千萬莫要失約,她天天打電話給我,探聽你的情況。」
    李少傑湧起犯了罪的感覺,旋又拋開這惱人的想法,隨口問道:「你的表妹結婚後
狀況如何了?」
    珍妮臉色一沉道:「安娜度蜜月回來後很開心,不過前天她告訴我他丈夫的生意遇
到了點困難……」
    李少傑誠懇地道:「告訴她吧!大家都是老朋友,有什麼事不要怕來找我。」
    珍妮吻了他臉頰後道:「難怪俊和對你死心塌地,你真是這冷酷現實的世界的罕有
品種,一個大好人,嘻!你為何不追我呢?我及不上妮妲嗎?我不覺自己是那麼差勁,
是你故意將人送了給俊和。」
    李少傑重重在她臉蛋擰了一把,心中洋溢著真摯的友情,笑罵道:「小妮子不要來
耍我,其實你對我把你送給俊和不知多麼感激呢?小心我通知俊和,讓他好好整治你。」
    珍妮蝴蝶般飄開去,插腰道:「那小子敢欺負老娘?」笑著走了。
    李少傑心中溫暖。
    愛河裡的女孩特別引人,珍妮就是個好例子了。
    回到投資公司時,戴安有點惶恐地道:「有個男人打了兩次電話來,卻不肯說是誰,
他的聲音很粗魯和沒有禮貌。」
    李少傑升起不祥的預感,道:「若他再打來,給我接進來。」
    在辦公室還未坐熱位子,戴安的聲音在對講機響起道:「是他!在第二線。」
    李少傑答應一聲,按動了電話錄音,才拿起話筒。
    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先冷笑兩聲,才道:「李先生現在飛黃騰達了,當然記不起我
們這些小人物。」
    李少傑冷靜地道:「請恕我善忘,閣下是誰?」
    那男人道:「你不認識我的,但我手上有一批李先生的四級肉照,這樣說對你的記
憶有幫助嗎?」
    李少傑心中一震,知道他說的是以前魏波為了迫他和秋怡離婚,找女人引誘他時拍
下的照片。
    哼!
    魏波終於忍不住妒忌向他出刀子了,還是這麼卑鄙的手段。
    那人一陣邪笑道:「李先生現在有名譽有地位,這批相片連底片最少值一千萬吧!」
    李少傑哈哈大笑道:「我在相片的表現如此理想,我又不是女人,有人幫我作免費
宣傳,我不知多麼高興哩!而且我又不愛名譽地位,我只喜歡錢,你隨便拿去派街坊
吧!」
    掛斷了線。
    不片刻那人再打電話來,語氣溫和多了,道:「為什麼要掛電話,條件不對可以再
談,我若把這些照片寄給你所有的朋友和夥計,你也不好過。」
    李少傑心神稍安,知道魏波只是將照片交給手下來困擾,他始終對羅庚才有顧忌,
不敢做得那麼絕,冷然道:「你太天真了,只要我有錢,你說我的朋友和夥計會因這些
照片和我絕交或向我辭職嗎?那又非傷天害理的事,男人那個不風流,只是沒有人請拍
照罷了!」
    那人愕了半晌,才陰陰笑道:「那個女人是有丈夫的。」
    李少傑道:「那叫她的丈夫來見我吧!」
    那人招架不住,軟化下來道:「這樣吧!一口價五百萬,若拒絕後果自負。」
    李少傑笑道:「五十萬!」
    那人按著話筒,顯然和身旁的人低聲商議,才再道:「好吧!遲些我再通知你時間
地點。」
    李少傑拿著話筒。
    思索了一會,撥通了羅庚才的電話。
    他知道事情並不會如此簡單地解決,戰爭只是剛剛開始。


                         《時空浪族·上卷》完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