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上卷)
第八章 大展拳腳

    李少傑隨謝俊和巡視過快裝修好的寫字樓後,到了附近的餐廳商量大計。
    謝俊和道:「我研究過許多不同的行業,最後認為最適合我們……嘿!其實最適合
你發展的行業,還是金、匯與股票的投資。對別人來說,這類投資市場浪急風高,風險
極大。但對你來說,卻是可穩操勝券的一回事,我們可以自己去炒金和炒外匯,也可以
幫人去做,從中賺取佣金。有你在,很快我們便建立起很好的聲譽。我會找最好的公關
公司,為你塑造最佳的形象,使你成為業內最傳奇的人物,而我則會領導一個研究小組,
給你提供最新的消息,但最緊要每一個行動,都是由你決定,那你才能在夢中預知第二
天的事,就像賭錢那樣。」
    李少傑對他刮目相看道:「小子果然有兩手。」
    謝俊和道:「那你何時辭職過來座鎮大本營?我們剛在股市賺了一大筆,現金累積
至近五百萬,足可重拳出擊,大展拳腳。」
    李少傑笑道:「我不會辭職的,因為我有更偉大的計劃。」
    謝俊和大感興趣道:「快說來聽聽!」
    李少傑整理了腦內的構思,徐徐地道:「這世界最富有的人中,佔了一半是地產商,
可知這是個不朽的行業。人口不斷增加,土地卻愈來愈少,愈來愈貴,所以我第一個選
擇是地產,現在也不會放棄。」
    謝俊和擔心地道:「那我們的金融投資公司怎麼辦?沒有你的親身參與,我們那有
資格和別人較量比拚?」
    李少傑道:「我會兩面兼顧,當我們賺到了錢,就投資在地產上,我們可以整幢樓
大幅地去買,亦可以與其他公司合作,只要有錢,甚至可以買得起別人的公司和人才。」
    謝俊和道:「可是你現在只是替朱明打工,就算他肯分股份給你,絕不會多過百分
之五十,得不到控制權,始終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李少傑吁出長長的一口氣,挨在椅背上,悠然道:「朱明是一個人才,只是運道不
佳,他在這行業浸淫了近三十年,人面極廣,最近他便憑著這些關係,先走一步內部認
購了」地王公司「新樓的五、六個單位,結結實實賺了一筆,若我羽翼未豐就離開他,
對我們雙方都會有很大的損害。」
    謝俊和道:「你打算怎樣?」
    李少傑微笑道:「這世界無非是個利害關係的世界,明白了這點,沒有人能不被你
打動,心甘情願依你的心意去做的。放心吧!我會使他樂意去接受我開出來的任何條
件。」
    謝俊和呆瞪了他一會後道:「你的確變了很多,連說話亦充滿了威懾力,我對你愈
來愈有信心了。」
    李少傑道:「現在最要緊是錢,無財不行,努力吧!」接著歎了一口氣道:「現在
我等若多了個人生,其中之一是在夢裡進行的,這使我對任何事都可以有第二次的機會,
幸好我的夢是有選擇性和焦點的,全是關鍵性的事,否則恐怕會很難忍受,連牙都要擦
兩次的話,你說多麼沒趣。」
    謝俊和笑道:「但做愛卻起碼可做兩次。」
    李少傑失笑道:「我總忘記問你,究竟你動了珍妮沒有?」
    謝俊和老臉一紅,道:「只是接過吻,我還不敢摸她。」
    李少傑警告道:「記著手快有手慢無,先抱她上床吧!其他再慢慢計較。」
    謝俊和閃閃縮縮地道:「待我研究過那盒《性愛指南》錄影帶,定會採取行動。第
一次是不容有失的。」
    李少傑笑得眼淚水嗆了出來,喘著氣道:「做愛是用你那小兄弟,而不是腦袋,否
則你的小兄弟絕不會合作的。」
    謝俊和大喜道:「我買對了東西啦,影帶裡也是這麼教的。」
    李少傑終忍不住失聲狂笑,惹來了所有人的目光。
    秋怡的第一部戲終於上映,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使秋怡成為性感偶像,街頭巷
尾的談話焦點。
    只要你扭開電視,又或打開報紙雜誌,都有很大的機會可以看到她。
    李少傑和謝俊和的李謝投資顧問公司亦悄悄開業,以高薪通過獵人頭公司挖來了幾
個資深的一流人才,又請了二十多個職員,再憑著李少傑預知的異能,滾雪球般賺了一
筆又一筆,資金直線攀升至超過了五千萬元。
    朱明風聞此事後,終忍不住找李少傑詳談。
    李少傑等的正是這個機會,他不希望朱明感到他在迫他。
    這時兩人間已建立了深厚的交情和信任,對在商場打滾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奇跡。
    李少傑早知朱明會說什麼和怎樣想他,開門見山道:「我知老闆你很看得起我,想
撥給我部分股份,可是我卻有一個提議,就是由我的李謝投資以二千萬元買入你百分之
五十一的股份,再注資二千萬入公司裡,然後攜手打江山。」
    朱明愕然道:「若我不答應呢?」
    李少傑誠懇地道:「那就一切如舊,我會待你更穩腳步後才離開,絕不想對你做成
任何損失,我們仍是好朋友。」
    朱明歎道:「我明白你的心情,目前的朱氏對你來說只是小兒科的玩意,所以你想
玩大它,把公司上市,唉!你的話真令我心動,我亦知道自己的財力能力只能做到現在
這地步,但你不覺出價太高嗎?」
    李少傑道:「朱氏本身連五百萬也不值,但老闆你卻最少值四千萬。」
    朱明大感受用,大笑道:「你還叫我作老闆,賣了給你後,我便變成替你打工的伙
計了。」
    李少傑正容道:「不!你仍是老闆,公司的主席。」
    朱明歎道:「坦白說,我真的很喜歡你,甚至希望你能做我的女婿,都是妮妲不懂
事,唉!」頓了一頓續道:「自你第一天到公司後,你從沒有走錯半步棋,這是令人難
以相信的事,確應由你來當老闆,但我亦體會到你的心意,好吧!我年紀大了,很難抗
拒二千萬的誘惑,但須是一次全部付款,你有問題嗎?」
    李少傑笑道:「老闆吩咐!當然沒有問題。」
    朱明敏捷地跳了起來,欣然道:「來!我們找個地方喝他媽的兩杯,研究一下如何
建立我們的地產王國,建幾幢大廈看看。你當然知道我是搞建築公司失敗後才改行當地
產經紀吧!」
    李少傑微微一笑道:「在那之前你是全港最大的判頭,是嗎?那是妮妲告訴我的。」
    朱明微一錯愕,搖頭苦笑道:「女生向外,真是千古不移的真理,她有找你嗎?」
    李少傑搖了搖頭。
    可是他卻知道妮妲今晚會找他,他是不會聽那個電話的。
    他不會原諒妮妲,就像他不肯原諒秋怡。
    他掌握了醫治心中痛楚的方法,就是通過商場的戰爭,找尋麻醉神經的靈藥。
    直至這刻,他仍算相當成功。
    很快他會搬到新的華宅,擁有傭人、司機和名車,爭相獻媚的美女。
    他會讓所有過去看不起他的人,知道原來是大大看錯了。
    這世上只有兩個人是他真正信任的,就是大姊和謝俊和。
    再沒有第三個人。
    李少傑坐在寬廣的辦公室裡,左邊全是落地玻璃,雄視維多利亞海港,大小船隻穿
梭往來,一片繁忙,在漫天陽光下,充盈著生氣和希望。
    高薪請來漂亮得像鮮花、能幹得若電腦的女秘書戴安甜美的聲音在對講機響起道:
「有位安娜朱小姐在接待處,是沒有預約的,李先生要不要見她?」
    李少傑呆了一呆,安娜後天便要做新娘子了,為何還要找他,應道:「請她進來
吧!」
    戴安道:「順便提醒你,電視台新聞組的人在半小時後會來向你做訪問,嘻!要不
要人家給你敷點粉。」
    李少傑笑道:「少嚼舌!你當我是明星嗎?」
    戴安嬌聲道:「快了!」這才截斷了線。
    不一會高雅端莊的戴安推開了房門,讓安娜進來,再輕輕關上了門。
    李少傑迎了上去,伸手摟著她,坐到了角落的沙發內。
    安娜溜目四顧,讚歎道:「這辦公室比你以前的家還要大。」
    李少傑道:「你知我搬了家嗎?」
    安娜幽幽瞪了他一眼,低聲道:「別忘了我和珍妮是住在一塊兒的。」
    自安娜一個月前辭職後,他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她,微笑道:「後天要做新娘子了,
心情怎麼樣?」
    安娜垂下頭去,咬著唇皮道:「我恨死你了!」
    李少傑體會到這句話背後整個含意,心中泛起勝利的快意,因為現在的他已成了安
娜芳心裡最理想的結婚對象,所追求的夢想。他李少傑再不是以前她那不願選擇的窮小
子了。
    這轉變太戲劇化,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使她心理上根本不可以接受。
    聽正跟謝俊和打得火熱的珍妮說,安娜的未來夫婿是一間頗具規模的建築公司大老
板的兒子,難怪安娜當日在家裡會說出那番話來。
    安娜今天雖是身穿翠綠為主的便裝,但剪裁得體,領口袖腳處討好地配上淡黃底的
暗花,一看就知是貴價貨。
    深開的領口露出一截雪白豐隆的胸肌,迷你裙外的大腿散發比以前更驚心動魄的魅
力。
    想起那晚把她按在牆上一對手探進她衣服裡尋幽訪勝的情景,雖未真個銷魂,但卻
更使他回味起來有蝕骨鏤心的感覺。
    她後天將嫁作人婦這事實,不但沒有使他壓制朝這方向奔馳的遐想,反更增添那種
刺激和打破禁忌的衝動。
    何況他並不認識她的未來夫婿,沒有朋友妻那心理上的負擔。
    他湧起侵犯她的衝動,雖只是大逞手足之慾,亦使他感覺到刺激誘人無比。
    安娜見他的眼光肆無忌憚並充滿侵略性的在自己酥胸玉腿間巡視,俏臉燒了起來,
微嗔道:「看吧!看個夠吧!過了後天再沒有得你看了。」
    李少傑故作驚奇道:「怎會沒有得看,你不是說過婚後會和我偷情嗎?」
    安娜跺足道:「我恨你,恨死你了!」
    李少傑一拍身旁的沙發,帶著命令的語氣道:「坐到這裡來!」
    安娜呆了一呆,俏臉紅霞更盛,嬌嗔道:「為何你不可以坐過來?這麼蠻橫霸道。」
    李少傑重複道:「過來!」
    安娜張開了小嘴,香唇輕顫,橫了一眼,終玉立而起,盈盈來到他身旁,緊貼著他
坐了下來,低垂臻首。
    李少傑感到強烈至沒頂的快意,這個在以前似馴非馴的艷女郎,終於屈服在今天他
的魅力下,任他施為。
    他伸手穿過她的粉頸,撩開了她的外衣,探手下去,緊緊握著她豐挺的乳房。
    他要侵犯她,直接而不修飾,以補償那晚她曾造成的打擊和損害。
    安娜嬌軀像風吹過水面地起了一陣強烈的抖顫,「啊!」一聲叫了起來,軟靠到他
身上,呻吟道:「少傑!」
    李少傑慾火狂升,自妮妲走後,他全副精神全放到他和俊和的夢想王國去,沒有碰
過任何女人,現在就像乾柴燃著火。
    他側轉身體,方便另一隻手搭上她的大腿,揮軍直進,同時吻上她的香唇。安娜強
烈地反應。
    李少傑忽地停下所有動作,兩手雖仍留駐安娜那兩處女性最神聖的部位處,卻沒有
再加以玩弄。
    離開了她的唇,細看著她眼角瀉下的一滴熱淚,心中湧起歉意,柔聲道:「為何哭
了?」
    淚花在安娜眼內滾動著,安娜垂下頭去,以與她飲泣相襯的平靜語氣道:「少傑!
我愛你!這是真心話。」
    李少傑對她始終有一定程度的好感,她一直都是對他那麼友善和熱情,愛憐地吻掉
她的淚珠,又親她那對大眼睛,柔聲道:「那又何以說恨我呢?」
    安娜意亂情迷,媚眼半張道:「因為你只愛妮妲,並不愛我,否則你為什麼在那晚
後便不理人家呢?你知我根本抗拒不了你。」
    李少傑大感頭痛。他愈來愈不理解她們了,說出來的話時常前後矛盾,恐怕連她們
自己亦不明白自己在想什麼,要求什麼。
    這時他慾念全消,正想縮手退兵,安娜叫道:「不要!我要你留在那裡。只有這樣
我才感到你和我之間那堵牆消失了。」
    李少傑心中一熱,又忍不住繼續活動著。
    安娜的呼吸急促起來,嬌吟連連道:「我要在婚前來見你,是希望以後能夠安分守
己,噢!天!你弄得人家快要死了……」
    李少傑想起電視的訪問,抽回了在她裙內使壞的手,點頭道:「你很聰明,三心兩
意絕不會是快樂的事。」
    安娜低頭看著他遨遊在自己雙峰間似帶著電力的手,嬌羞地道:「以前我雖比較隨
便,可是想起他將來會是我孩子的父親,我便要努力去愛他,對他好,他真的對我很好
呢。」
    李少傑吻了她的臉蛋,點頭道:「後天我不會來參加你的婚禮,希望你能明白我的
心情。」
    安娜欣然回吻他道:「直至這刻我才感到你對我的一絲愛意,摸夠了沒有,想起以
後我要壓制著想來見你的衝動,我便想哭呢!」
    這句話立時引起了風暴,也不知誰作主動,互相熱烈地愛撫,眼看一發不可收拾,
對講機響起戴安的聲音道:「李先生,電視台的關妙芝小姐來了!」
    李少傑對著攝錄機的鏡頭侃侃而言道:「我預測美國利率會在短期內下跌。」
    心中暗笑,是一定會下跌,甚至就在今晚發生,那是美國的白天。
    電視台嬌美的明星新聞女記者關妙芝問道:「那會對香港做成什麼影響呢?」
    李少傑道:「香港因為實施聯繫匯率,匯價的掛鉤,亦等若利率的掛鉤,所以美國
利率任何波動,是會直接影響香港的金融市場的。」
    關妙芝微笑道:「那李先生是否認為聯繫匯率應該取消?」
    李少傑瀟灑一笑,說不出的從容道:「在高通脹低利率的情況下,會導致中、小型
銀行經營困難,亦使投機者有機可乘。可是若從整體經濟、貨幣的穩定和政治因素考慮,
特別在這段過渡期內,聯繫匯率應該保留。」
    關妙芝道:「多謝李先生!」
    訪問完畢。
    關妙芝立時變得冷淡起來,聊了幾句後,拉隊離去。
    旁邊的俊和狂讚道:「想不到你這小子如此了得,比那些明星更有風度台型。」
    李少傑拍了他兩下肩頭,推門走到秘書間處,向戴安道:「下午我不回來了。」
    戴安應了一聲「是」後,一對明眸泛起了帶著深意的幽怨神色,好像說原來你也是
那麼風流的。
    李少傑知道安娜的神態瞞她不過,微笑後離開公司。
    沒有用公司的司機和汽車,只想一個人在街上逛。
    路過一個報紙攤時,秋怡的造型照赫然入目,那是一份雜誌的封面。
    細看下,另有兩份雜誌亦用了她來作封面女郎。
    李少傑百感交集,歎了一口氣,順步前走。
    很快他便會名成利就,復仇的心亦淡泊多了,只求不給秋怡看不起,他便心滿意足。
    手提電話響了起來。
    才婆難聽的聲音傳來道:「少傑!你這幾天哪晚有空,到我們家來吃飯吧,阿才他
時常提起你,讚你本事,說沒有看錯你。」
    對他們夫婦,李少傑確心存感激,笑道:「契媽叫到,哪一晚也行。」
    才婆在另一端笑得合不攏嘴,道:「這是你自己說的,我這契媽做定了,那就明晚
吧!要不要我叫幾個明星契女來,讓你揀個拍拍散拖?」
    李少傑失笑道:「我只是想見你們,有心了!」
    才婆再誇讚幾句後,方嘻嘻哈哈收了線。
    李少傑搖頭苦笑,凡事都有正反兩面,他接觸到的就是他夫婦倆親切關懷的一面。
    收起電話時,才發覺站在和俊和以前常到的那家快餐店附近。
    多麼久沒有來這裡?那像是世紀般的往昔,想起兩人當日互吐口水,怨天恨地的情
景,現在真有隔世為人的感覺。
    一股難以抑制的衝動,使他隨著人潮,擁進了店內,自然地排隊輪後購票,順便環
目搜索,看看有沒有那白領麗人的芳蹤。
    芳蹤渺渺。
    李少傑微感失落。
    錯過了的事物永不會回轉頭來。
    這些日子來,他所有心神均放在地產和金融投資上,夢中亦只有這些東西,閒下來
時心中總有空虛的感覺,所以只有拚命工作。
    或者真要依從契媽的話挑個靚女調劑生活了。
    戴安對他很有好感,對他的關心體貼超過了一般女秘書與老闆的關係,但她是正經
人家的女子,求的是溫暖的家庭和丈夫,這都不是他能滿足她的。
    他現在這夢境與現實難解難分的生活,使他只想追求刺激,再非平靜的生活。
    捧起食物時,他又想著高雅驕傲的祈青思,她是個沒有男人能忘記的美女,縱使只
是見過一眼,更何況他們曾共同擁有過那麼美麗的一天呢。
    快餐店內擠滿了人,眼角掃處,店內一角柱後似還有張空位子。
    他移了過去,先把盛著午膳的盤子,放在台上,才坐了下去。
    坐在對面的女子抬頭望他,眼光一觸兩人同時一呆。
    原來竟是俊和的夢中情人,不知為何今天她只有一個人。
    麗人垂下頭去,不敢望他,梨渦淺笑的臉蛋飛起兩朵動人心魄的紅暈。
    李少傑暗忖又會這麼巧,若知道這裡坐的是她,自己可能不夠膽坐到這裡來。
    她這時喝著餐後的例湯,看樣子快要離去。
    李少傑的心臟跳動起來,要認識她就要立即行動了。
    他拙劣地撕破膠封,取出木製筷子。
    她又稍仰俏臉偷看他,見他目瞪口呆看著她的樣子,嚇得低下頭去,扮作專心地一
小口、一小口地喝著熱湯。
    李少傑忘記了一切,忍不住低聲問道:「今天只你一個人嗎?」
    美女手一顫,手足無措地應道:「是的!」
    李少傑大喜,正要說話,豈知她湯也棄下不喝,拿起放在身後的手袋,垂著頭道:
「我要回公司了。」站了起來。
    李少傑慌忙站起。
    美女迅速地望了他一眼,羞紅著俏臉,輕輕道:「再見!」帶著一陣香風逃命般去
了。
    李少傑給她女孩兒家欲拒還迎的誘人神態弄得三魂七魄處於游離狀態,呆頭鳥般坐
回椅裡,心神全給她的倩影勾去了。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