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上卷)
第三章 卑鄙小人

    「叮!」兩個杯子碰在一起,杯中晶瑩的香檳酒泛起了顫動和漣漪。
    謝俊和興奮得孩兒臉發著亮光,幾乎是唱出來道:「為我們將來的幸福乾杯。」
    一飲而盡。
    李少傑喘著氣道:「我買通了看更,由他的口告知羅庚才,那商業大廈的前度租客,
已發達搬到了銅鑼灣最高級的商業大廈,公司還上了市,賺到盤滿缽滿時,他那吞口水
的貪饞樣,真是見過才相信有那麼醜惡,有什麼好風水的證據,比這更有說服力呢?風
水不好哪能如此。」
    謝俊和不安道:「若教他知道你在騙他,你和那同謀都可能會沒命。」
    李少傑正容道:「放心吧!我是不會不擇手段去騙人的,除非是壞人,但那時我並
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嘛。且看更說的也是事實,不過受了我的茶錢,當然是落力點和誇大
一點。」頓了頓續道:「他本還要比較別的樓盤才買,但我臨行前向那看更道,待會將
有人來第二次看盤,炒樓教父一聽便二話不說嚷著要買,連下面那層都不放過,說兩個
盤都風水相同,你說妙不妙。」
    謝俊和像首次認識他般端詳了半晌後,點頭道:「若住日你干地產時有現在的一半
功力,就不致差點要破產了。」
    李少傑微一錯愕,想了一會通:「以前我只是為了秋怡勉強去做,現在卻是為了自
己、你和大姊。你也不知我多麼痛苦,短短兩個小時內查了十多間樓盤,才揀到了這兩
個待沽的好盤,恰好亦是夢中的他較滿意的兩個盤,真是天祐善人。」
    謝俊和微俯向前,兩眼發光道:「明天做什麼好,去賭場吧!只要嬴他個一、二千
萬,我們便可以建立我們的李謝國際投資公司,有你那能超越一天時空的能力,我們的
投資公司可穩立於不敗之地了。」
    李少傑苦笑道:「別忘記那些夢是我控制不來的,怎知命運肯透露他爺爺天書上那
一項給我知道。放心吧!若我再夢至六合彩號碼,又或開大開小,定不放過發達的機會,
到時二一添作五,我們兄弟就可以風流快活了。」
    謝俊和不耐煩地站起來道:「少說廢話,快回去睡覺。」
    李少傑回到公司,九時了,門還未開。
    待了十五分鐘,妮妲才姍姍而來,低頭輕輕叫了他一聲早晨,啟門進去。
    李少傑跟在她身後。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站起來的全相,發覺她骨肉均勻,體態動人,不禁食指大動,
妮妲坐下後,還賴在她台前不走。
    妮妲故作漠然瞅了他一眼後,冷冰冰地道:「有什麼事嗎,李先生?」
    李少傑道:「為什麼你總比你爸早回來呢?你們不是一起出門的嗎?」
    妮妲蹙起黛眉道:「我們不是住在一起,你若沒有問題,回去工作吧!我還有很多
事急著要辦。」
    李少傑大感沒趣,走了開去。
    然後醒了過來。
    翌日九時三十分。
    李少傑急步走進電梯裡,恰好擠到妮妲身旁。
    妮妲低叫了一聲早晨,李少傑以他最佳的風度微笑回應,再沒有說話。
    哼!你既不喜歡我兜搭你,我李少傑就讓你看看非禮勿言的君子風度。
    到了公司門時,他又為她推開了門,才回到辦公桌坐下,心想這妮子定為我的行為
醉心,陶醉一番後,電話響了起來。
    謝俊和的聲音傳來道:「怎樣了!開大還是開小?」
    李少傑頹然道:「賺錢那有這麼容易,我只夢到了其他東西,都是公司的事。」
    謝俊和興奮不減道:「我昨晚想足一晚,想到了些非常有趣的問題,吃午飯時才和
你密斟。」
    李少傑笑應道:「快餐店,黃衣女郎,夢中情人,對嗎?」
    掛斷了線。
    心情歡暢無比。
    能預知前一天事情的能力,燃起了他復仇的希望,蓋過了失去秋怡的痛苦,因為那
已被仇恨所替代。
    說真的,他現在又不那麼恨他們了。
    女孩子,要飛便讓她像蝴蝶般飛走罷,對他來說,妮妲新鮮刺激多了,她的單純使
他有安全感。
    或者他需感謝秋怡和魏波。
    沒有他們,他便不會自殺,怕亦沒有現在這可改變將來的潛能了。
    「嗨!」
    珍妮和安娜聯袂而回。
    安娜今天特別性感,緊身的連衣短裙,把她惹火的身材襯托得玲瓏浮凸,珍妮亦像
刻意打扮過,比昨日耀目多了。
    趁珍妮去了洗手間,安娜向他低聲道:「昨天你幫了我這麼大忙,不用去應酬老鹹
蟲羅庚才,讓我作個小東道,請你食晏吧!」
    李少傑歉然道:「真不巧,我剛約了人,看看哪一天吧!我是新來的,讓我請各位
前輩才對。」
    安娜失望地「哦」了一聲。
    李少傑心想,我的目標並不是你,而是小妮妲,讓妮妲看到我和你鬼混,哪還有機
會呢?
    這時朱明回來了,召了李少傑進房去,沉吟半晌後道:「昨晚羅庚才打電話給我,
大讚你是他的運財童子,剛買了那兩個盤,手中的股票平均升了兩成,所以他決定以後
只找你買樓。」
    李少傑心中一驚,羅庚才這麼迷信,若明天股票跌了,豈非亦由他負起那責任。
    朱明喃喃道:「本來我已準備撻定金,放棄了租下那地鋪,可是你第一天來便給我
做了兩個大盤,又使我生出新的希望,決意博他一鋪。做地鋪成本自然重得多,但卻可
以吸納街上的生客,不像現在般難有大發展。」
    李少傑心不在焉唯唯應諾,心中卻想著羅庚才潛在著的實質威脅。
    午飯前,他帶客人去看了一個盤,雖做不成生意,但卻成功嬴取了客人的好感。
    趕到快餐店時,謝俊和已為他買好了午餐,低聲道:「來了,在你的右後方靠玻璃
的那一張。」
    李少傑扭頭望去,剛好那寫字樓美女一對妙目亦向他望來,兩人目光一觸下那美女
忙低下頭去,詐作和同桌的女郎交談,神態嬌艷無倫。
    這次謝俊和發覺了,色變道:「天!你莫要橫刀奪愛。」
    李少傑道:「不要怪我,自己爭氣吧!這種萬中無一的絕色佳麗,沒有人追打死我
也不相信,手腳慢點都不行呢,說不定給星探發掘了去做廣告模特兒或明星,那時就便
宜了那些公子哥兒和電影公司的老闆了。」說到這裡,想起了魏波和秋怡這「明日艷
星」,立時食難下嚥。
    謝俊和頹然搖頭道:「你說的倒有點歪理,那樣吧!你去追她,好過她落入邪惡之
徒的手裡。」
    李少傑歎道:「朋友妻不可欺,雖然她不是你的嬌妻,卻是你的夢中情人,就算賺
錢我也會賺遠點,以免損害了我們兄弟間的感情。好了!快說出你想到的發達大計,我
實在窮得太久了。」
    謝俊和肅容道:「我為你想足一晚的是有關命運的因果關係。」像怕不夠說服力般
俯身向前,握拳道:「你夢不到今天是開大還是開小,只不過因為你並沒有計劃今天要
到賭場去,所以那是並不會在今天發生的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李少傑一呆點頭道:「我明白了,只要我今天的確是要到睹場去,那我理應可在昨
晚夢到賭場的事,因為那是今天會發生的事,是否這樣呢?」
    謝俊和大力一拍他肩頭,另一手在上衣袋抽出了兩張票子,興奮地道:「對了!明
天是週末,我買了兩張到澳門去的船票,一起去賭場出糧,星期天我們再到馬場去,星
期一我們一起辭工,去建立我們的夢想王國。」忍不住又狠狠盯了那俏佳人兩眼,顯然
他的夢想王國,亦包括那白領麗姝在內。
    李少傑皺眉道:「事情看來並非你想像般簡單,那次買六合彩只是個臨時決定,為
何我卻可以夢到呢?」
    謝俊和攤手道:「你問我,我問誰?或者根本你會在那天買六合彩,很少人會計劃
明天去買彩票,多是心血來潮買他一張半張。不要胡思亂想了,今晚臨睡前,記得唸經
般念著明天要到賭場去,便可日有所計劃,夜有所夢了。」
    這時女郎經過台子旁,累得兩人都用鼻大力去嗅,占佔她香風的便宜。
    那是個忙碌的下午,他帶客人看了幾個盤,幸運地做成一單生意,心情大是不同,
放工後到書局買了幾本研究夢境的著作,又看了一場電影,才回家去。
    翻了幾頁後,一股疲倦和孤獨的落寞感湧上心頭。
    自己也需找個女友了,這世上還有什麼娛樂比摟著一個美女睡覺更使人愜意的。
    安娜也好,珍妮亦好,當然最好是妮妲,還有……嘿!那個是謝俊和的,自己想也
不應想。
    自己又不是要求長久的關係,和安娜這種大膽女郎玩玩有什麼打緊。
    胡思亂想中,他在椅裡沉沉睡去。
    他夢到和妮妲在街上並肩走著。聽到自己不住逗她說話,妮妲只是冷淡地有一句沒
一句應著。
    當他問及她平時愛做什麼時,妮妲停了下來,沉著瞼道:「我知爸是想製造你和我
相處的機會,他是這世上最自私的人,當年因為媽咪帶著我離開了他,一直恨著我們母
女,現在見你是個人才,又想利用我把你留著,我偏不如他所願。請吧!不用你陪我。」
急步走了。
    李少傑趕上去道:「至少讓我送到門口去,好嗎?」
    妮妲怒道:「不要吊靴鬼般跟著我,給我男友看到發生誤會時,誰來賠我?」
    不顧而去。
    李少傑大受傷害,呆立街頭。
    鈴聲大鳴。
    李少傑睡眼惺忪爬了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暗忖這麼早誰會來找他呢?
    衝進來的是謝俊和,緊張地道:「靈不靈!」
    想起夢中妮妲對他的無情,李少傑苦笑道:「昨晚我只做了一個噩夢。」
    謝俊和變色道:「你不是失去了那能力吧?」
    李少傑道:「放心吧!那噩夢是和今天有關的。」
    謝俊和稍放下心來,苦思不解道:「沒有理由的,你怎會夢不到賭場的事。」
    李少傑道:「我們今天會到賭場去嗎?」
    謝俊和氣沖沖道:「現在去有個屁用?」
    李少傑哂道:「你看!我們今天根本不會到賭場去,那就是不會在今天發生的事,
所以我昨晚怎會夢到?」
    謝俊和伸手搔頭,似懂非懂,一臉難過。
    李少傑心神飛至妮妲身上。
    自己連續兩晚只夢到這標緻甜妞兒,是否因為那是自己眼前最重要的頭等大事呢?
    自己不會愛上她吧?
    不!再不應愛上任何女人。
    她們只應是用來調劑生活,添點姿采,真正重要的是建立自己的事業,有了錢,人
生才會有意義。
    錢是換取尊嚴的唯一法寶。
    回到公司後,珍妮和安娜忙得不可開交,輪流在會議室接見客人,他卻清閒得很,
正想著為何會和妮妲走在一起時,香風捲起,安娜背著大袋,半邊身挨到他背上,高挺
柔軟的乳房緊壓著他,在他耳邊溫聲軟語道:「下午我有兩個小時的空閒,你不是要請
人家吃飯嗎?」
    李少傑暗忖橫豎無事,和她打情罵俏兩小時亦是美事,何況她對自己的身體好像慷
慨得很,心癢癢下待答應,朱明的聲音在後響起道:「安娜你不要搞少傑,我今天有事
要他幫手。」
    安娜狠狠一跺腳,陪客人去了。
    李少傑大感沒趣。
    朱明大有深意看了他一眼,若無其事道:「妮妲要送一批重要文件到律師樓去,你
陪她走上一趟,送完文件後,你們兩人都不用回來了。」
    有了昨晚的夢,李少傑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故意道:「今天不是我們最忙的日
子嗎?很多客都是下午才有空看樓的。」
    朱明道:「我們的客都是以商業樓宇為主,今天反不那麼忙,下星期搬到地鋪後,
多了住宅樓盤,可能連星期日都要上班了。去吧!你真是個關心公司的好夥計,我沒有
請錯了你。」
    李少傑穿上上衣,來到正門處與妮妲會合,待要為她提著公事包,妮妲扭身避開,
緊繃著俏臉,走出門外去。
    李少傑追了上去,直到走在街上,兩人都沒有交談過半句話。
    李少傑心中暗怒,停了下來道:「朱小姐!」
    妮妲停了下來,訝異的看著他,眼中露出戒備的神色。
    李少傑歎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不想和我走在一起,這樣吧!文件由我給你送去,
朱小姐早點去和男友見面吧!」
    妮妲愕然道:「他還未下班。哼!定是安娜這喪妹告訴你我的事,看你是個老實人,
對她可要小心點!她的生活很不檢點呢。」
    李少傑心頭大不是滋味,伸手拿過她的公事包,微笑道:「我又不是要追求她,她
如何生活和我沒有半點關係,你逛逛百貨公司吧,若我是你的男朋友,定會給你買對吊
著星星的耳環,襯起你的臉型會更搶眼。」
    妮妲微惱道:「他對人家從沒有這種心思。」頓了頓道:「我也閒著無聊,和你到
律師樓交貨吧。」
    李少傑這時只想一個人獨自漫步,回想過去那一星期內所發生的奇妙無比的事,搖
頭拒絕道:「千萬莫低估自己對男人的吸引力,我情願一個人去好了。」
    瀟灑一笑後,揚長而去。
    妮妲看著他挺拔的背影,眼中閃過迷惘的神色。
    這樣的男人,她還是第一次遇上。
    當天晚上,他循例到大姊處吃飯。
    兩個外甥興高采烈地迎了上來,拉著他說個不停。
    大姊驚異地看著他,道:「少傑!你看來整個人都不同了,從未見過你像現在般神
采飛揚的。」
    李少傑微笑道:「我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大姊怎會想到其他,安慰地道:「那就好了。」擲了本娛樂週刊到他膝上,道:
「見到你這樣子,才敢讓你看,翻到摺著的那一頁,哼!貪慕虛榮的女人,我看她將來
怎樣收場。」
    李少傑的心臟劇跳起來,翻到那一頁。
    衣著性感的秋怡挽著魏波的照片,赫然入目。
    照片旁注著「魏大亨帶著下一部三級片的女主角在首映禮亮相」。
    李少傑一陣暈眩,連大姊說了什麼話都不知道。
    那晚他喝了很多酒,倒在床上一覺睡到天明,醒來時頭痛欲裂。
    那天當然去不成馬場。
    接著的一晚他發了個很可怕的夢,夢到早上出門時給兩名地下錢莊的人截著,追討
下一期的欠債。跟著到了澳門賭場去,輸得一乾二淨。
    醒來後一身冷汗。
    他知道這並非一個噩夢,而是會在今天發生的事。
    魏波這奸賊騙了他,並沒有依約替他還債,若秋怡亦知道這件事,就是合謀來騙他
了。可恨自己當時竟毫不懷疑對方的話。
    他打了個電話給俊和後,待了半小時,才出門上班。
    到了電梯前,兩名大漢,由樓梯角處擁上前,一左一右把他挾著。
    李少傑早有心理準備,冷笑道:「到期了嗎?」
    兩人大為錯愕,李少傑理應以為魏波代他還清了債的呀!
    其中一人一個掛拳由左側擊往李少傑左腰眼處,又狠又辣。
    李少傑中學時是運動健將,打架的經驗不少,何況在夢中又經歷過同樣情景,對方
才移前,他猛往後退。
    剛好另一人由右邊迎了上來,原意教他動彈不得,那知出拳者留不了手,一拳轟在
他小腹處,痛得他彎下身去。
    打錯人的大漢急怒交集,正要再施辣手,電梯門開處,謝俊和帶著他當警察的弟弟,
趕來救駕。
    快餐店裡,謝俊和向弟弟謝俊成道:「這樣橫蠻,又動手打人,放高利又是犯法的,
為何不可拉他們回警署去?」
    謝俊成歎道:「表面上他們做的全是合法生意,連大小銀行遇到爛帳時都請他們出
馬,說他們打人,最多只能算是互相打架罷了!大哥!你雖比我長兩歲,社會經驗卻不
及我,我有很多同僚,借了高利後還不是任人魚肉,傑哥還是想法早日還錢吧!好了!
我要回去睡覺了。」
    俊成走後,李少傑臉上仍是陰霾密佈,開罪了地下錢莊的人,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回
事。
    謝俊和還在大罵魏波卑鄙。
    李少傑一咬牙,狠狠道:「帶了錢沒有?」
    謝俊和拍拍袋子,興奮道:「我立即去把五萬元儲蓄全提出來,有了錢,什麼人都
不用怕了。」
    是的!這是他眼前唯一的生路了。
    儘管今天不是假期,賭場內仍是鬧哄哄擠滿了人。
    謝俊和、李少傑兩人擠在賭大小的桌前。
    李少傑聽著荷官催促客人下注的聲音,額角冷汗直冒。
    謝俊和在他耳邊低聲道:「你只是賭大小嗎?別的或者易多贏一點。」
    李少傑歎道:「我對賭錢一竅不通,所以只能夢到唯一懂賭敢賭的東西。」
    「十六點!大!」
    自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李少傑雙手緊抓,這雖是夢中曾發生過的事,可是如何記得那一鋪開大,那一鋪開
小呢?
    這時眼旁紅影一閃。
    一個花枝招展的女郎擠到他兩人旁邊來。
    李少傑記起了夢中這環節,在謝俊和耳邊喝道:「小!」
    謝俊和拿起十個千元籌碼,放到買小那欄去。
    李少傑一把搶過他手上所有籌碼,全推到那裡去。
    五萬元賭一注。
    身旁的人發出訝異之聲,為之側目。
    骰子在盅內滾動著。
    謝俊和在他耳旁道:「下次你最好記著是多少點,可賠得多些呀。」
    揭盅的時間到了。
    小!
    謝俊和、李少傑兩人興奮得跳了起來,取起籌碼退了出去。
    謝俊和欣喜若狂,叫道:「我早說我們可以發達嘛。盅蓋一開,我便等於多了四個
月薪水。」
    李少傑氣道:「還差六萬元,才夠我還債。」
    謝俊和一愕道:「我差點忘了,讓我們回去再賭一鋪,今晚乘機到浴室狂歡。」
    李少傑搖頭道:「我不行了!剛才太用心去記憶夢境,現在不但頭有點暈,還有作
嘔作悶的難受感覺。回去吧!嬴的錢可以應付很多欠款了。」
    謝俊和堅決搖頭道:「不!一日有把柄在那些人渣手上,你一天都不會有好日子
過。」咬緊牙根,斷然道:「我回去再博一鋪,賭賭命運是否站在我們那一方。」
    李少傑想把他拉著,可是一陣暈眩,差點站立不穩,忙退到一旁坐下。
    像過了世紀般漫長的光陰後,謝俊和垂頭喪氣來到他身旁。
    那結果不說亦可知道。
    天地忽地變成毫無生趣。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