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上卷)
第二章 奇妙的夢

    李少傑在街上走著。
    腦海一片茫然。
    自己在做什麼呢?
    灑下的陽光比平時耀目多了,似乎把一切都提升和淨化了。
    他感到心情很沉重,卻不知是為了什麼原因,然後他發覺和十多個白領男女擠在一
台電梯內。
    光點跳到十八樓時,他不由自主地朝外走去。
    腳步把他帶到一間寫著「朱氏地產」的正門前。
    他摔了摔頭,第一次想道:「自己是否在做夢?」
    接著他發覺自己坐在一個年約五十,戴著金絲眼鏡,衣著隨便,中等身材的瘦漢面
前。
    那人正看著他的履歷,冷冷道:「李先生的工作範圍真廣,投資公司、糧油進出口、
超級市場,嘿!只不過除了第一份工作你做了半年,其他沒有一份是超過半年的,我想
知道理由。」
    李少傑發覺自己結結巴巴地答道:「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覺得都不是自己真正
喜歡和適合的工作。」
    那人俯前少許,眼中閃著嘲弄的神色,語氣轉冷道:「我最不喜歡不誠實的人,我
湊巧認識千島企業的人,詢問了有關你的事。」
    李少傑愕然道:「那為何你還要見我?」
    那人道:「因為我在千島那位朋友認為你外型頭腦都不俗,應是辦得事的材料,所
以覺得對你有點興趣。」
    李少傑喜道:「那是否肯聘用我呢?」
    那人斷然道:「對不起!首先是我不喜歡第一次見面便滿口謊話的人,其次你應回
家照照鏡子,看看變成了什麼樣子。請吧!我還有很多事等著辦。」
    李少傑一顆心往下沉去,消沒在無底的深淵裡,一陣天旋地轉後,他發覺身在家裡。
    電視傳來宣佈六合彩攪珠的聲音。
    一個接一個數字報告出來。
    然後他清醒了過來,發覺自己睡在地板上。
    電話鈴聲響起。
    李少傑圍著浴巾,走過去拿起話筒,道:「誰?」
    大姊李少碧焦灼的聲音由話筒傳來道:「你昨晚到哪裡去了,我打了整晚電話都沒
有人聽。」
    李少傑下意識地摸著後腦仍在隱隱作痛的傷處,想起昨晚自殺不死的酒後糊塗事,
笑道:「放心吧!我不會自殺的。」
    一次還不夠嗎?那對得起任何人了。
    李少碧哂道:「鬼才擔心你會自殺,我找你,是要你去面試一份工作,給人辭退了
也不通知我,害我打到千島去,不知多麼尷尬呢!」
    李少傑奇道:「面試?」
    大姊道:「你自己不緊張,只有由我來替你著急,這幾個星期我不斷為你寄出求職
信,昨天才收到一間公司的回音,要你准二時三十分到那裡面試,唉!你真的要振作點
了。」
    李少傑心頭一陣感激,抄下了地址,再聽大姊教訓了幾句話後,才掛斷了電話。
    看著地上的玻璃碎片,李少傑想起了魏波和秋怡,湧起難以遏抑的淒苦,頹然坐下,
雙手捧著臉,向自己叫道:「不!我不可以就這樣沉淪下去的!」
    李少傑看著光點跳到十八樓停了下來時,心中升起一陣寒意。
    為何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便似在不久前曾經歷過同樣的情景,包括電梯內的人,印象特深是那位紅衣女郎。
    他茫然步出電梯外,往左一看,赫然見到寫著「朱氏地產」的招牌。
    心中狂震,一時間舉步乏力。
    天!我記起來了,這不是和夢裡的情景相同嗎?
    怎麼會這麼巧合的呢?
    想起昨晚的遭遇,連忙理好頭髮和衣裝,深吸一口氣後,才舉步走到門前,伸手按
鈴。
    門打了開來。李少傑走到對著正門的接待處。
    那位嬌俏的接待小姐掛斷了電話,問明來意後,請他坐下等候。
    李少傑趁機打量,這是家小型公司,幾張空台子只有兩名俏女郎在辦公,電話卻響
個不停,似乎生意相當不錯。
    「李先生!老闆請你進去。」李少傑心中一陣緊張,站了起來,隨著那位小姐的指
示,朝公司內那唯一的房間走去。
    「篤篤!」
    「進來!」
    李少傑全身發栗。
    他仍記得這個聲音。
    和夢中那男子一模一樣的人,穿著相同衣著,坐在椅上瞇著眼打量他。
    李少傑全身汗毛直豎,僵硬地坐到對面的椅裡。
    自己究竟是否還在夢中?
    那人道:「我姓朱,朱氏地產是我創立的,我一向都在地產公司工作,有很多客戶,
所以成績相當不錯,很快我們便要搬到新買的地鋪去,所以需要生力軍來發展業務。」
    李少傑心神震盪,呆頭鳥般點著頭。
    朱先生拿起桌上的履歷,邊看邊道:「李先生工作範圍很廣,投資公司、糧油進出
口、貨運、超級市場,嘿!只不過除了第一份工作你做了半年,其他沒有一份是超過半
年的,我想知道理由。」
    李少傑心中狂叫,天呀!來了!真的和夢境一模一樣。
    朱先生皺眉道:「李先生?」
    李少傑乾咳一聲道:「朱…嘿!朱先生,我真的很想說那幾份工作都不適合我,所
以才做不長,可是我這一生都不懂騙人,所以話到口邊卻說不出來。」
    朱先生微感錯愕,點頭道:「那就說真話吧!」
    李少傑道:「我因為和前妻發生了問題,所以這兩年來在工作上,連自己都不滿意
自己。這次換工作,是希望重新發奮做人。噢!昨天我才和她辦妥了離婚手續,再不會
影響我的工作情緒了。」說到這裡,心頭又是一陣苦楚淒酸。
    朱先生仔細看了他一會後,眼睛再落到履歷表上,用普通話問道:「我們的客戶有
很多是國內和台灣來的人,你可以應付嗎?」
    李少傑心中一喜,知道事有起色,忙以普通話應對之。接著朱先生又以他蹩腳的英
語問了幾條問題,李少傑一一應付。中學畢業後他曾讀了兩年商科,對普通話和英語都
曾下過苦功,故現在可大派用場。
    朱先生滿意地道:「你的口齒相當伶俐,反應亦快,做我們這一行,除了手上有實
力的樓盤外,還要對客人察顏觀色,投其所好,就算今天交易不成,明年不成,後天他
們仍會回頭來找你。唉!這一行的競爭愈來愈大了,我本來有八個營業員,偏在我要擴
展的時候,給『安居地產』聞風故意高薪厚傭挖走了。」伸頭透過玻璃看了外面那兩位
女郎一眼,歎道:「只剩下兩個沒有人收留的野女郎,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唉!我自己
又要……咳……」
    李少傑無暇深究他為何欲語還休,大喜道:「你是肯用我了?」
    朱先生點頭道:「是的!若你沒有別的事,明天立即上班,我們是採取分區制,底
薪加佣金,試用期三個月。」頓了頓道:「有問題沒有?」
    李少傑撲上台面,伸手和朱先生緊握道:「我真的很感激,你是我大海裡的陸地、
沙漠裡的甘泉、絕症病人的神醫,嘿!」
    朱先生皺眉看著自己被握得發痛的手,不為所動道:「希望我不是下一個解雇你的
人吧!」
    李少傑興奮地在街上一蹦一跳走著。
    世界忽然可愛起來,充滿了生機。
    秋怡只屬於過去了的黑暗天地,他發誓要重新開始。
    往日的頹唐失意,主因是他對秋怡仍不死心,但現在他的心已死了,反恢復了鬥志
和生氣。
    那段日子實在太長、太可怕了。
    心情這麼好,要不要找俊和出來慶祝一番,自己只剩下他一個朋友了。
    這時他剛經過投注站,一個模糊的記憶掠過腦海,劇震後停了下來。「啊!」一聲
叫了起來,臉色大變。
    路人惶恐地避了開去,怕撞上個神經失常的人。
    李少傑閉目伸出雙手,在空中虛抓了幾下,熱汗由額角淌出來。
    唉!為何只記得一個號碼,夢裡明明每個號碼都聽進了耳內的。
    好像還有一個是「二十四」。李少傑握拳咬牙,旋風般衝進了投注站內。
    酒吧裡。
    坐在對座的俊和聽得目瞪口呆,不能置信地道:「若非你真的找到了工作,鬼才肯
相信你的話。」
    李少傑眉飛色舞。掏出一大疊六合彩的咭紙,嘻嘻笑道:「我會以事實來告訴你我
確實發了個這種美妙的預知夢,『三』和『二十四』肯定錯不了,其他嘛?嘿!」得意
地揚揚那一大疊的紙咭。
    謝俊和看了腕表,神色凝重道:「應該揭曉了,我給你查查看。」李少傑把臉埋在
手掌裡,暗自祈禱,可惜聖母的經文大部分都給忘記了,唯有念句簡單點的「南無阿彌
陀佛」。
    謝俊和由電話間走了回來,一把抓著他肩頭道:「媽呀!真有」二十四「和」三「,
快看其他的號碼。」
    兩人頹然倒後。
    李少傑失望得想哭出來,機會錯過了便永遠不會回頭找你,自己在夢中為何不能專
心點?
    俊和喃喃道:「能撞中個安慰獎算不錯了!可憐我連安慰獎都沒有中過。」忽又精
神一振,探手過來抓著他肩頭道:「快滾回去睡覺,說不定你又能夢到明天會發生什
麼。」
    李少傑一呆道:「這些事不是每晚都會發生的吧?」
    俊和興奮地道:「不睡覺怎知道,我從報紙看過很多這類可預知將來的夢,據說林
肯被刺殺前,曾夢到自己被刺殺,只是躲不過大難罷了!」
    李少傑呆瞪著他。
    俊和續道:「朋友!假如你可預知命運,縱使只有一天的命運,你己擁有了舉世無
敵的武器,試想如果你去賭錢、炒股票會有什麼後果。」
    李少傑吁出一口大氣,喘著道:「知道了命運,或者可以改變命運,天!事實上我
已改變了夢裡預知的命運,朱氏地產本來是不會雇我的。」
    俊和在袋內掏出一張支票,遞過去給他道:「拿這些錢去交租吧!算是我對你這命
運超人的投資好了。」
    李少傑汗顏道:「為何你對我這麼好呢?」俊和把支票塞入他上衣的袋子裡,緬懷
地道:「還記得中三時有班大漢要揍我,你挺身而出和我並肩作戰的事嗎?」
    李少傑恨聲道:「結果我們給揍了一頓,回去還給大姊罵足三日三夜。」
    俊和用力捏著他肩頭道:「你是我自少投緣的好朋友,雖然現在我再不崇拜你,卻
沒有法子不對你好,少時交下的朋友,只剩下你一個。現在來往的只是為著利害而交的
酒肉朋友,再難有像我們之間那種真情,所以有時我雖很惱你的自暴自棄,但仍不忍心
不理你。」
    李少傑感動的道:「你真是我苦海裡的明燈,婚姻觸礁指導所的所長,佛祖座前的
運財童子,你的大恩大德……」
    俊和笑罵道:「你仍是那麼誇大,想報恩嗎?快滾回去睡覺吧!我能否發達,全賴
在你身上了。」
    是的!
    若想給回一點顏色讓那對姦夫淫婦看看,就必須賺錢,還要賺得很快和很多才行。
    那晚他發了一個夢。夢見帶著這世上最難服侍的一對充滿銅臭及囂張的夫婦去看了
十多個樓盤,受盡了鳥氣。
    那男人還懂看風水。
    結果做不成半單生意,只留下滿肚子憤懣的氣。
    次日他回到公司裡,老闆仍未回來,昨天見過的兩個營業員亦尚未現蹤。只有他和
那接待員對坐著。
    「李先生!」
    李少傑正思索著會否真的遇上昨晚夢中那對上了年紀的男女,聞呼嚇了一跳,望向
坐在接待處負責開門的那位小姐。
    他因心神不屬,沒有留心打量任何人,這時才看清楚眼前這位小姐。
    她長得很美,非常秀氣,尤其難擋是她灼人的青春和健康的氣息,真想請她站起來
走兩步轉兩個圈看看。
    少女冷冷遞來一張紙道:「這是臨時僱員合約,你看過沒有問題便簽了它吧!是老
爸吩咐下來的。」
    李少傑這才知道她是老闆之女,立時肅然起敬。
    朱小姐似對他沒有多大好感,埋首工作,不再理他。
    「嗨!」那兩位營業員的其中之一,一身火紅衝了進來,橫了李少傑一記媚眼,未
語先笑道:「我是安娜,高興你來加入我們的家庭企業,妮妲是老闆的千金,我是老闆
的侄女,另一位你見過的是我的表姐珍妮,收到了定單沒有?」
    再用眼多電他一下後,才帶著一陣香風擦身而去。
    她的美色雖稍遜朱小姐妮妲,卻勝在騷媚入骨,又懂打扮,誰也不能說她沒有巨大
的誘惑力。
    李少傑略感快意,因為在安娜身上得回了點男性尊嚴,慶幸還有女人對他感興趣,
雖然他再不會相信任何女人了,秋怡就是最好的例子。
    妮妲向著安娜的背影扮了個鬼臉,又俏又可愛。
    兩個妮子看來相處得並不融洽。
    這時珍妮剛踏入門內,冷淡地和李少傑打個招呼,逕自回到辦公桌前坐下。
    她因戴著金絲眼鏡,外表較安娜端莊,可是一對眸子精靈熾熱,看來老闆對他「野
女郎」的批辭,雖不中亦不遠矣。
    她比安娜最少高了半個頭,比之近六尺高的李少傑亦只矮了少許,樣子算不上是美
人兒,卻很有性格,配合她的高度,使她有種驕傲出眾的魅力。
    尤其是那對長腿,可使任何正常男人垂涎三尺。
    李少傑暗忖為何我昨天睜目如盲地全看不出她們吸引人的地方呢?
    現在是否真的己從秋怡那無形的心鎖脫身了出來?
    胡思亂想間,老闆朱明旋風般捲了進來,由李少傑身旁掠過,來到安娜和珍妮兩桌
之間道:「你們今天誰沒有約客?」
    安娜戒備地道:「先說說究竟有什麼事?」
    珍妮乾脆道:「我沒有空,早約好了客去看三個樓盤。」
    朱明拿她們沒法,歎道:「羅庚才昨晚打電話給我,要我給幾個樓盤他看看,我早
推說了沒有空,你們兩人怎都要找人陪他,抽獎也有一次抽中吧!」
    安娜色變道:「上次我還沒有受夠嗎?這種錢不賺也罷!千萬不要找我!」
    李少傑心中一動,胡亂在臨時合約簽了名後,走過去道:「我受慣氣的,讓我去試
試吧!」
    朱明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猶豫起來。
    安娜和珍妮齊聲歡呼,跳了起來,拿起手袋一哄而散,不知所蹤。
    剩下朱明和李少傑愕然相對。
    好一會後,朱明無奈道:「記著不可開罪他,雖然很難侍候,可是他們確是出得起
錢炒樓的人,只不過他們慣例不看過百個以上的樓盤,是不會作出選擇的,而我們的樓
盤又不夠人好,所以次次都是作陪嫁的妹仔。唉!」
    李少傑問道:「那位羅先生……」
    朱明失笑道:「千萬莫叫他羅先生,他不是姓羅,而是姓丁,叫丁桂才,只因他每
次看樓都拿著羅庚盤去看風水,地產行才給他起了個綽號叫羅庚才,明白嗎?清楚了沒
有。」
    李少傑心頭狂震。
    天啊!我真能每晚夢到跟著來到的那天會發生的事啊?
    他再不是一個普通的人,而是擁有跨越一天時空的命運鬥士。
    我定要改變昨晚夢裡所預見的命運。
    李少傑拖著疲乏的身體,回到了公司,坐到了一張空椅子裡,臉對著正同情地看著
他的珍妮和安娜。
    兩人因他曾見義勇為,觀感自然大是不同。
    朱明推門走了進來,吁了一口氣,若放下了萬斤重擔般輕鬆起來道:「做不成生意
不打緊,只要他們不藉投訴你來臭罵我一頓,我便要叩謝神恩了。」
    李少傑奇道:「為何你們像很怕他們的樣子?」
    朱明在另一張椅子坐了下來,語氣出奇地溫和道:「羅庚才還有另一個外號,叫
『炒樓教父』,他是黑道裡祖師爺級的人物,否則何來這麼多現鈔炒樓。」
    李少傑恍然大悟。
    安娜恨聲道:「這鹹濕伯父最愛挨挨碰碰,交易不成還要給他佔足便宜,提起他地
產界的靚女都叫奴家怕怕。」
    說到「靚女」兩字時,特別飛了李少傑一個媚眼。
    李少傑嘴角逸出一絲微笑,從懷裡掏出兩份臨時買賣合約,遞給朱明道:「管他是
羅庚才還是炒樓教父,我做成了他兩單生意。」
    朱明一呆後,接過合約,打開一看,瞪著不能置信的眼睛,失聲道:「他轉了死性
嗎?」
    安娜和珍妮亦是瞠目結舌呆瞪著他。
    外面隱約傳來妮妲一聲訝異的輕呼。
    這妮子正偷聽他們說話。
    李少傑站了起來,若無其事道:「我很累了,可不可以早走半步。」
    朱明呆頭鳥般點著頭。
    李少傑走往正門,故意不看妮妲,心中充盈著激烈的情緒。
    只要能預知將來,便能趨吉避凶,改變命運,那他終有一天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讓秋怡後悔離開了他。
    他要報復。
    向所有壞女人報復。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