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


  當蘇珊·卡爾文從超級基地返回時,艾爾弗雷德·蘭寧正等候著這個老頭從不談及自己的年齡。可是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已超過75歲了。然而他的思路仍然敏捷。即使他已最終答應退休,而由勃格特但任代廠長,但是這一點並不影響他每天出現在他的辦公室。
  「他們離搞成超原子驅動還遠嗎?」他問。
  「我不知道,」她沒好氣地回答說,「我沒問。」
  「唔,我希望他們加緊干。如果他們自己不加緊干的話,那麼聯合公司將迫使他們這樣做。同樣,也就是迫使我們這樣去做。」
  「聯合公司,他們和這有什麼關係?」
  「您知道,我們並不是唯一使用計算機的一家公司。我們的計算機可能是正電子計算機。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的更好。明天羅怕遜要召開一個關於這個問題的會議。他一直等著您回來。」
  羅伯遜是美國機器人與機械人公司創始人的兒子。他那尖瘦的鼻子朝著他的總經理點了一點。每當他說話時,喉結明顯地上下跳動:
  「現在,你們已經開始了,那就把它搞好吧。」
  總經理爽快地開始講起來:
  「這裡有一筆交易,老闆。聯合機器人公司一個月之前來找我們,並提出一個奇怪地的建議:他們運來了大約五噸重的數字、演算方程式的資料。他們碰到了一個難題,希望我們的電腦給作出答案。他們提出了以下的條件……」
  他扳著手指數著:
  「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但能把被忽略的因素告訴他們,他們將付給我們十萬元。如果能給他們解決問題,則付給二十萬元。如果給他們製造出機器來,工本費另算,而且此後的利潤中我們將提成四分之一。這個問題是關於發展星系間飛行器的發動機"
  羅伯遜皺起眉頭,他那修長的身軀挺得直直地坐著。「儘管他們自己有一架思維機器,他們還是來找我們,是嗎?"
  「老闆,正因為這樣,才使得他們的建議看來像團亂麻,摸不著頭腦。利威爾,把他們的建議從那邊拿來。」
  艾貝·利威爾從會議桌的另一頭抬起目光,用手蹭蹭長滿胡於茬的下巴,發出微微能聽得見的唰涮聲。他笑著說:
  「原因就在於,先生,聯合公司的思維機器壞了。」
  「什麼?」羅伯遜半欠起身來。
  「是的,壞了!完蛋了!誰也不知道原因。但是,我有一些頗為有趣的猜想。比如說,他們大概要求它給他們設計一個星系間飛船的發動機。數據和他們帶來給我們的相同。他們把自己的機器搞壞了,現在它成了廢物,一堆廢鐵。」
  「老闆,您明白了嗎?」總經理喜形於色他說,「您明白了嗎?所有大大小小的工業研究小組都在試圖發展·一種穿行宇宙的發動機。聯合機器人公司和我們公司由於有超級機器人——電腦,在這個領域處於領先地位。現在他們把自己的事搞得一團糟,而我們卻是井井有條。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這就是,哈……他們的思維機器。他們已陷入困境,除非他們能用同樣的難題把我們的機器也弄壞。」
  「噢,這些可恨的傢伙……」
  「停一停,老闆。問題比這還要嚴重,」他用手指劃了一個大圈,指了一指,說,「蘭寧,你把這抓起來吧!」
  艾爾弗雷德·蘭寧博士微微露出輕蔑的神情看著整個過程——這是他對那些掙大錢和利潤分成之類事情的一貫反應。他那雙灰白的眉毛不信任地挑了起來。他用乾巴巴的聲音說:
  「從科學觀點來看,整個情況還不十分清楚,有待作出高度智慧的分析。靠現有的物理理論,星系間旅行的問題還……晤……不很清楚,問題還遠未解決。並且聯合公司向他們的機器人提供的資料,估計也就是我們所能提供的那些,同樣也都遠未解決。我們數學部對他們的資料進行了徹底的分析。看來聯合公司已把所有的東西都包括進去了。他們提供的資料裡,包括了弗良西阿希的宇宙穿行理論的全部眾所周知的新發展,看來也包括了全部有關的宇宙物理和電子學的資料。這並不算太少。』
  羅伯遜著急地聽著,然後打斷蘭寧的講話問:
  「對電腦來講;要處理的東西大多了嗎?」
  蘭寧乾脆地搖了搖頭說:
  「不。電腦的能力是無限的。可是存在著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關於機器人定律中的第一條。比如,電腦永遠不會對向他提出的這類問題作出答案,如果這個答案會導致人的死亡或受傷。就問題本身來講,如果它要求的正是這樣的一個答案的話,那麼這個問題就解決他停頓下來,但是總經理催促他往下說。就按著你給我解釋的那樣給大家講吧。」
  蘭寧把嘴閉上,揚起眉毛,把臉轉向蘇珊·卡爾文博士。她呆板地把雙臂交叉在胸前,眼睛一直看著自己的手臂。現在她第一次把目光移開。她的聲音低沉而平淡。
  「對左右為難的問題,機器人所作的反應的性質是令人驚訝的,」她開始講,「機器人必理學還遠未完善。我作為一個專家,可以向你們證實這一點。但是這個問題可以從質量方面來探討。儘管機器人的正電子腦異常複雜,但它畢竟是人造出來的,所以它是根據人的標準來製造的。」
  「現在,每當人們陷入困境時,他們就採取逃避現實的辦法,也就是說,或是沉緬於幻想的世界,或是酗酒,或是變得歇斯底里,或是投河自盡。其原因完全是由於拒絕或不敢大膽面對現實。機器人也是如此。當它碰到左右為難的事情時,在一般情況下,它的半數繼電器將毀損;而在最壞的情況下,正電子腦的全部線路都會被燒壞以至無法修復。」
  「我明白了."羅伯遜說,其實他並不明白,「那麼,聯合公司給我們提供的資料屬於什麼性質的問題呢?」
  「毫無疑問,包含有,「卡爾文博士說,「屬於被禁止向機器人提出的問題。當然,我們的電腦和聯合公司的那一架差別很大."
  「是的,是那麼回事情,老闆,」總經理大愛打斷別人的講話,「我希望您明白這一點,因為這就是問題的全部癥結所在。」
  透過眼鏡片,蘇珊·卡爾文的眼睛閃射著慍怒的光。但她還是耐心地繼續說下去:
  「您知道,先生,聯合公司製造的機器,包括超級思維機器,都沒有個性。他們主張實用建築主義。您知道,他們也只能這樣做,因為他們沒有買我們公司正電子腦管情感的那部分線路的專利。他們的思維機器僅僅是一架大型的計算機,因而左右為難的問題,一下就使它毀壞了。」
  「然而電腦,我們自己的這架機器,是有個性的——孩童的個性。它是一個能作高超的推理的電腦。但是,它卻又像一個博學的書獃子。它並不真正懂得它幹的事情——它就是這樣地幹著事。因為它確實比兒童還性情歡炔。您可能會說,生活不那麼嚴肅。」
  機器人心理學家繼續講:
  「下面就是我們打算要做的事情:我們已經把聯合公司的資料分成邏輯的單元,我們要小心謹慎地、個別地把這些單元餵給電腦。當會引起左右為難的因素餵進去時,電腦由於孩童的個性將會猶豫不決起來乙它的判斷能力還不成熟。在它認識到這是一個左右為難的難題之前,「會出現一段明顯的停頓。在這段間歇裡,當它的思維線路還沒開動和毀壞之前,它將自動地摒棄這個單元。」
  羅伯遜的喉結蠕動了一下。「那麼,您有把握嗎?」
  卡爾文博士臉上顯露出不耐煩的神色。「這沒有多少意義,用外行話講,我認為我有把握;但是向電腦提供那種數學計算問題,很難想像會有什麼用處。我向您擔保,情況正如我所說的那樣。"
  總經理立刻暢快地舒了一口氣說:
  「情況就是這樣,老闆。如果我們接受這筆交易,我們可以用這樣的辦法來辦妥。電腦會告訴我們,哪個邏輯單元牽扯到左右為難的問題。由此,我們就可以揣測到,左右為難的問題在哪裡。勃格特博士,是這樣吧?老闆,情況就是這樣。而且,勃格特博士是您所能找到的數學家中最出類拔革的一個。我們可以對聯合公司說沒有能解決,但是把他們失敗的因素給指出來。這樣,我們可以得到10萬元。他們仍然只有那個壞了的機器,而我們的卻完好無損。在一年或兩年內,我們將造出穿行宇宙發動機,或者是像有些人所叫的那樣——超原子發動機。不管您怎麼叫它,它將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東西
  羅伯遜得意地抿嘴笑了,並把手伸出來說:
  「咱們看看這個合同。我來簽字。」
  蘇珊·卡爾文進入這間被神秘地保衛起來的拱形圓頂的屋子。這裡方著電腦。這時一個值班技師正在問電腦:
  「如果一個半母雞在一天半能下一個半雞蛋,那麼九個母雞在九天中能下幾個蛋?」
  電腦回答說:
  「五十四個。」
  然後這個技師對另一個技師說了一句:「當心,你這個笨蛋!」
  卡爾文博士咳嗽了一聲,聲音裡帶著極罕見的突然的衝動。心理學家簡單地做了個手勢。於是這裡就只剩下她和電腦了。
  這個電腦很像一個兩條腿的大圓球,在圓球裡面充滿了氦氣。這是一個完全防震和防輻身的容器,裡面安裝著聞所未聞的非常複雜的正電子微型電路,這就是電腦本身。房間的其餘地方安裝著許多附件。這些附件是電腦和外界的聯繫媒介——即它的發音器官,它的手和它的感覺器官。
  卡爾文博士用柔和的聲音說:
  「你好,電腦!」
  電腦用尖細的聲音熱情的說:
  「真是了不起的人,蘇珊小姐。您打算向我一些問題,我可以斷定。您每次打算問我的問題時,手裡總是拿著一個本子。」
  卡爾文博士笑著溫和他說:
  「嗯,你說對了。但也不光是這佯。是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非常的複雜。所以我們打算寫成書面形式給你。但不是馬上。我想先和你談一談。」
  「好,我不反對談一談。」
  「電腦,過一小會兒,蘭寧博士和勃格特博士將帶著那個複雜的問題到這裡來。每一次我們將向你提一小點兒,而且慢慢地提給你,因為我們希望你能很留心。如果你能夠的話,我們打算讓你建造一個超出現有的資料的東西。但是,我現在要提醒你,這個問題的解決可能引起對人……哈……對人的傷害。」
  「天啊!」電腦發出了一聲壓低了的,拖得長長的驚歎。
  「那麼你注意點。有一頁紙會關係到使人受傷,甚至死亡。當我們給你這一頁時,你不要驚慌。電腦,你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對什麼都不在乎,甚至是死亡。所以當你碰到這一頁時,你就停下來,退回這一頁。這樣就可以了。你明白嗎?」
  「哦,明白。可是,天啊!人的傷亡,哎呀!」
  「好吧,電腦,我聽見蘭寧博士和勃格特博士正在走過來。你們會把這個問題全部告訴你。然後,我們就開始。你要做一個聽話的孩子。現在……』
  一頁一頁的紙慢慢地輸入。每輸入一張紙之後,停頓一下。這時只聽見奇異而低微的咯咯之聲——這時電腦在運轉,然後又復寂靜——這表示準備接受下一張紙。花費了幾個小時,在這幾個小時內約有等於十六本大部頭的數學物理書的東西被輸入電腦裡。
  工作進行著。蘭寧皺起眉頭,皺紋變深了。他邊呼吸,邊使勁地喃喃自語。勃格特盯著自己的手指甲思索著,然後心不焉地啃開了指甲。當最後那薄薄的一疊紙消失後,卡爾文的臉色變得煞白。她說:
  「有些不對頭。」
  蘭寧毫不掩飾地吐出了一句:「這不可能。它死了嗎?」
  「電腦?」蘇珊·卡爾文顫抖起來,「電腦,你聽見我說話了嗎?」
  「嗯哼?」電腦沉思地發出了一個聲音,「是您需要我嗎?」
  「答案……」
  「噢,這事啊!我可以做到。我將給你們造一艘完整的飛船。這很容易。如果您給我幾個機器人的話。建造一個非常好的飛船。大概要用兩個月的時間。
  「沒有什麼……困難嗎?」
  「要花很多時間來計算,」電腦說。
  卡爾文博士後退了幾步,她那消瘦的雙頰仍然毫無血色。她打手勢叫別人離開。
  在她的辦公室內,她說:
  「我無法明白。提供的資料應該說包含有左右為難的難題——可能會導致死亡。如果什麼東西出了差錯……」
  勃格特平靜地回答道:
  「這架機器講的和做的都合乎情理。不可能有左右為難的難題。」
  可是心理學家仍不安他說:
  「有。有很多左右為難的問題;也有很多迴避的方法。咱們設想,如果電腦稍微碰上了這些難題,而他卻誤認為,比如說,它能解決這個問題;可實際上它解決不了。這就太糟糕了。或者假設,它正搖搖擺擺地走在一樁非常糟糕的事情的邊緣。那麼,只要輕輕一推,它就會翻倒。」
  「假設,」蘭寧說,「假設沒有左右為難的難題呢?假設,聯合公司的機器是在一個困難的問題上毀掉的,或者由於純屬機械的原因而毀掉的呢。」
  「但,即使是這樣,」卡爾文堅持說,「我們也不能去冒險。聽我說,從今以後誰也不許和電腦那怕說一句話。我要接管起來。」
  「好吧,」蘭寧歎了口氣,「那麼就接管吧。同時,我們還得讓電腦來建造它的飛船。如果它建造成了,我們將試驗這艘飛船。」
  蘭寧深思地說:
  「我們將要派最好的野外試驗專家來搞這項工作。」
  邁克爾·多諾萬狠勁地用手把自己的紅頭髮弄亂。面對突然出現並立即又引起他們注意的這個難以駕馭的物體,他表現出全然漠不關心的神態。他說:
  「現在你發命令吧。格雷格,他們說飛船已經最後加工完畢。他們並不知道它是什麼樣的東西,只知道船已經完工了。咱們走吧,格雷格,現在應該馬上抓住操縱儀器。」
  鮑威爾厭煩他說:
  「別扯了,邁克爾,你的幽默話即使是第一次講出來,也帶有一種奇怪地霉爛味道。就連在這兒單調的氣氛中聽起來也不覺得好一點。」
  「那麼,聽著,"多諾萬又一次毫無意義地拂弄自己的頭髮,「我對咱們這個鐵塊做的天才和它的蹩腳的飛船並不關心。我關心的是我的假期沒有了。在這裡,一切都單調無味。除了老傢伙就是機器人——那些不倫不類的東西。嘿!他們幹嘛讓咱們做這種工作啊!」
  「因為,」鮑威爾平靜地回答道,「即使他們沒有了我們,對他們來說也算不得是什麼損失。O.K,別繃著勁兒啦!蘭寧博士正往這邊走過來。」
  蘭寧正走過來。他那灰白的眉毛還是那樣濃密,年老的身軀還很挺直,充滿活力。他默不作聲地和鮑威爾及多諾萬走上斜坡,來到露天空場上。在這裡,默不作聲的機器人無需人來指使,正在建造一艘飛船!
  動詞的時態用錯了,應該說已經建好了一艘飛船!
  因而蘭寧說:
  「機器人已經停下來了。今天誰也沒有動彈。」
  「那麼說,竣工嘍?徹底建造完畢了?」鮑威爾問。
  「現在我怎麼能告訴您呢?」蘭寧滿臉不高興他說。他的一對眉梢倒掛下來,眉頭皺得深深的。「看來是竣工了。周圍已經沒有剩餘物件,而且內部也拋光得銀亮。」
  「您已經到裡面去過了?」
  「剛才進去,又出來了。我不是宇航駕駛員。你們二人瞭解發動機理論嗎?
  多諾萬看著鮑威爾:鮑威爾看著多諾萬。
  多諾萬說:
  「我獲得過證書,先生。但是,看懂發動機理論終究不能說明任何關於超原子發動機和宇宙穿行飛航的問題。正像小孩子通常在三維空間內玩耍一樣。」
  艾爾弗雷德·蘭寧抬起厭惡的目光。他那突起的長鼻子哼了一聲。
  他冷冷他說:
  「好吧,我們有自己的發動機專家。」
  當蘭寧要走開時,鮑威爾抓住他的胳膊:
  「先生,這個飛船還是禁地嗎?」
  這位老廠長猶豫了一下,然後用手揉一揉鼻樑說:
  「我想,不是。起碼對你們倆人來說,不是。」
  當蘭寧離開時,多諾萬看著他,衝他的背後嘟嚕了短短的一句帶感情色彩的話。然後多諾萬轉向鮑威爾。」格雷格,我真想對他進行一番文字描寫。」
  「那你去試試吧,邁克爾。」
  船體內部已經拋光,就像一般完工之後船隻一樣。單是晃眼的亮光就說明這點。按一般來說,很難做到像這些機器人那樣把表面收拾得如此清潔整齊。四壁拋光得銀光銀亮,連一個手指印都沒有。裡面沒有稜角——牆、地板、天花板柔和地交接著,渾然一體,從隱蔽的光源發出冷冷的金屬閃光。人站在這裡,從六面看到被冷冷地映照出來的自己的身影,真有點使人感到迷離。
  主要的走廊是一條狹窄的通道。接著是走起來咯登咯登作響的一個硬梆梆直通道。沿著這個直通道有一排毫無各自特色的房間。
  鮑威爾說:
  「我估計,傢具安裝在牆內。或者可能沒有考慮到我們要坐下和躺下睡覺。」
  一直到最後一間房間,即最靠近飛船頭部的一間裡面,單調一致的模式才被打破。安裝著無反射玻璃,帶曲線條的一扇窗子,構成這連成一片的金屬面上的第一個孔眼。在孔眼的下方有一個大儀表盤。上面有一根指針,死死地,一動不動地指著零的標誌。
  多諾萬說:
  「看那個!」他指著很精緻地標出的刻度上面唯一的幾個字母。
  這幾個字母讀做「秒差距」。在刻度的曲線的右端,用很小的字體刻著「1,000,000」。
  這裡有兩把椅子,很沉,沒有坐墊,扶手向外張開。鮑威爾小心翼翼地坐下去,立即發現椅子做得很合人體的曲線,所以很舒適。
  鮑威爾問:
  「你看怎麼樣。」
  「我敢打賭,這個電腦的頭腦發昏了。咱們走出去吧。」
  「看來是不想大致地看一遍嘍?」
  「我已經看了一遍了。我來了,看了,從頭走到尾!多諾萬的紅頭髮豎立成幾縷,「格雷格,咱們離開這兒。五秒鐘之前我已辭退了這項工作。而且這是一個給非人留下的禁地。」
  鮑威爾圓滑地、得意地微微一笑,用手抹了兩下鬍子說:
  『O.K.,邁克爾。你的肝火太旺了。我也著急,但也就如此而已」
  「也就如此而已?哼,怎麼會也就如此而已呢?你的保險金增加了嗎?」
  「邁克爾,這艘船不能飛行。」
  「你怎麼見得?」
  「看,咱們在船體內從頭到尾走了一遍,不是嗎?」
  「好像是。」
  「按我的話說,走了一遍。除了這個舷窗和一個『秒差距』儀表之兒你看到了駕駛員室了嗎?你看見了什麼操縱儀了嗎?」
  「沒有。」
  「你看見了什麼發動機了嗎?」
  「天啊!沒有。」
  「那麼,好!邁克爾,咱們把這個情況透露給蘭寧。」
  在通道裡,他們咒罵著走過一排沒有各自特色的房間,最後瞎貓碰上了死耗子,走進了鎖氣室的短短通道。
  多諾萬愣住了。「格雷格,你沒有鎖上這個玩意兒吧?」
  「沒有,我根本沒有碰它,你能使勁拉開這個桿嗎?」
  儘管多諾萬使足了全身的勁兒,臉都憋得走了形,可這個桿還是紋絲不動。
  鮑威爾說:
  「我沒有看出有什麼緊急情況。如果出了什麼差錯,他們會把這個口燒化,讓我們出來的。」
  多諾萬狂怒地接著說了一句:
  「是啊,咱們只好等著,直到他們發現哪個笨蛋把咱們鎖在裡面了。」
  「咱們還是回到有舷窗的房間去。那兒是我們唯一可以引起別人注意的地方。」
  但是,他們並沒有能從這個舷窗引來別人的注意。
  當他們回到最後這一個房間裡時,舷窗外面天空已經再也不是藍色,而是黑色的了。點點的星星發出刺目的黃光,綴滿了天空。
  這兩個身軀分別倒在兩個椅子裡,發出沉悶的膨膨兩聲。
  艾爾弗雷德·蘭寧恰好在自己的辦公室外遇到了卡爾文博士。他神經質地點燃了一支煙,做了個手勢請她進房間裡。
  「我說,蘇珊,我們進行得太慢了。羅伯特變得越來越煩燥不安。您的電腦是怎麼搞的?」
  蘇珊·卡爾文攤開雙手。「著急不安沒有用處。電腦比我們在這筆交易中可能喪失的任何東西都貴重。」
  「可是,您已經用了兩個月的時間來訊問它。」
  心理學家用一種平淡的,然而帶有某種威脅的口吻說:
  「您最好自己來管這樁事。」
  「現在您明白我以前的意思了吧?」
  「哦,我想,我明白,」卡爾文博士忐忑不安地搓著雙手,「這並不容易我對它一直比較姑息,但也耐心地進行了訊問。但我什麼也沒搞到。它的反應不正常;它的回答,不知為什麼,挺奇怪。可是,我仍然什麼問題也指不出來。而且你看,在我們弄清楚差錯出在哪兒之前,我們應當小心行事。我也說不清楚,可是,由於提出某個簡單問題或講句什麼就會……把它弄垮……然後……那麼,然後我們就會有一個毫無用處的電腦。您想面臨這種情況嗎?」
  「可是,它不能破壞第一定律啊。」
  「我也希望是這樣想……但是……」
  「您連這點也沒把握?」蘭寧深感震驚。
  「哦,我對什麼都沒有把握,艾爾弗雷德……」
  警報系統突然地發出了使人心驚肉跳的響聲。蘭寧帶著幾乎是癱瘓性的一陣抽搐,撲向通訊系統。他氣都透不過來,僵在那裡,斷斷續續他說出幾句話。「蘇珊……您聽到了嗎?……船飛走了。半個鐘頭之前。我派了兩個野外試驗師到飛船艙內。您得再去找電腦。」
  蘇珊·卡爾文強作鎮靜地問:「電腦,飛船發生了什麼事啦?」
  電腦高興地說:
  「是我建造的那艘飛船嗎,蘇珊小姐?」
  「是的,它發生了什麼事啦?」
  「怎麼啦?沒發生什麼事啊。你們打算派去搞試驗的那兩個人到船艙裡,我們也準備就緒了,於是我把他們發射走了。」
  「噢……那麼,這挺好,」心理學家感到有點呼吸困難,「你認為,他們一卻都會順利嗎?」
  「一切都順利,蘇珊小姐。我已經照顧到了各個方面。這是一艘絕妙的飛船。」
  「唔,電腦,這很好但是你認為他們有足夠的食品嗎?他們感到到舒適嗎?」
  「食品是足夠的了。」
  「這一來,會使他們嚇昏了,電腦。你知道,這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
  電腦輕輕地敷衍說:
  「他們一切都會好的。對他們來講,可能會很有趣。」
  「很有趣?怎麼說呢?」
  「確實很有趣,」電腦閃爍其詞地答道。
  「蘇珊,」蘭寧用尖細的聲音,怒不可遏地說,「您問它,是否會發生死亡。問它,有什麼樣的危險。」
  蘇珊的臉都氣歪了:
  「鎮靜點!」然後她用顫微微的聲音問電腦,「我們可以和飛船進行通訊聯繫,是嗎?電腦。」
  「噢,如果您用無線電向他們發出呼號,他們能夠聽見。我已考慮到了這一點。」
  「謝謝,暫時就這些。」
  當他們一走出來,蘭寧怒沖沖地斥責說:
  「天啊,蘇珊。如果這消息走漏出去,咱們就都要垮臺。我們得把這兩個人搞回來。您為什麼不問它,是否會有死亡呢?就……就直截了當地說嘛."
  「因為,」卡爾文心灰意懶地說,「正是這一點我不能提。這一點是否會使它感到左右為難呢,這是性命攸關的事。任何一件可能使它非常突然地停下來的事,都會把它完全毀掉。那時我們的處境會更好些嗎?現在,你聽我說,它講了,我們可以和他們進行通訊聯絡。咱們就這樣做吧。找到他們的方位,把他們接回來。他們大概不會使用這些操縱儀;很可能是電腦在遙控。走吧!」
  過了好一會兒,鮑威爾才振作起來。
  「邁克爾,」他用兩片冰冷的嘴唇說,「你感到加速了嗎?」
  多諾萬用茫然所失的目光看著他:
  「晤,沒……沒有。」
  然後這個紅頭髮攥緊了拳頭,以一種狂暴的勁頭,猛地從坐位上站了起來,面對著冷冰冰的、圓弧形的舷窗玻璃。這裡除星星之外,什麼也看不到。
  他轉過身來。「格雷格,當咱們進入了船艙之後,他們準是把機器發動了。格雷格,這是預先佈置好的圈套。他們讓機器人把一切弄好了,當我們想走出來時,他們匆忙把我們當作試驗的人。」
  鮑威爾說:
  「你這是扯到哪兒去了?當我們還不會操縱機器時,把我們送上天空有什麼用處呢?不,這艘船是自己起飛的,而且沒有明顯的加速。
  他站起來,在地板上慢慢地走著。金屬牆把他的腳步的咯登咯登聲音反響回來。他用平淡的聲調說:
  「邁克爾,這是咱們所碰到的情況中最使人迷惑不解的一次。」
  「呵,對我來講,」多諾萬不無辛辣地說,「這可真是個新聞。在你跟我講這些的時候,我才剛剛開始享受我的好時光。」
  鮑威爾沒有去理會這些話,又說:
  「沒有加速,這意味著飛船運轉的原理和迄今已知的都不相同。」
  「無論怎麼說,和我們所知道的不同。」
  「和迄今已知的都不相同。在手控的範圍內沒有發動機。可能,它們都安裝地牆內。可能,這就是為什麼牆壁看起來這樣厚。」
  「你在嘟囔什麼呀?」多諾萬問道。
  「你幹嘛不聽著我說話呢?我是說,不管船上用的是什麼動力,明顯地不準備由人來操縱。這艘船是遙控的。」
  「由電腦來遙控?」
  「為什麼不是呢?」
  「那麼你認為,咱們將在這裡呆著,直到電腦讓我們返回地面。」
  「可能是這樣。如果是的話,那咱們就安安靜靜地等著吧。電腦是個機器人,它應該遵守第一定律,它不能傷害人."
  多諾萬慢慢地坐下來說:
  「你相信這點?」他小心地把頭髮撫平整,「你聽我說,關於穿行空間的廢話把聯合公司的機器人搞垮了。而且那個長頭髮說過,這是因為星系間的飛行會導致人的死亡。那麼你打算相信哪一個機器人呢?連我們的人也有同樣的資料,我瞭解。」
  鮑威爾正在狠勁地揪自己的小鬍子:
  「你別裝蒜,好像你不懂得機器人學,邁克爾。只要機器人從物理的角度稍微要想違反這第一定律,就有很多東西要毀壞掉,以至它會早早地變成一堆廢物。有一些簡單的解釋可以說明這個問題。」
  「嗅,確實,確實。就像早上讓管開飯的男僕招呼我一樣,這一切都太簡單了,以至我在美美地睡上一小時之前,什麼都不用操心。」
  「哎,天啊,邁克爾。你幹嘛至今還發牢騷呢?電腦在照料我們這個地方溫和,也明亮,有空氣,也沒有加速時的過分震動來把你的頭髮弄亂,如果你的頭髮本來就是很光滑平整,因而動一動就顯得亂的話。」
  「真的嗎?格雷格,你應該是有教訓的。誰也不會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去畫餅充飢。我們吃什麼呢?我們喝什麼呢?我們在什麼地方?怎樣才能返回地面?如果發生事故,我們往哪兒跑,穿什麼宇航服跑,而不是散步呢?這時我甚至連洗澡間還沒看見,也沒看見附設在洗澡間裡的小件生活設備。的確,我們是受到照料。多好的照料啊!」
  這時有一個聲音打斷了多諾萬的這段牢騷。但這不是鮑威爾的聲音,誰的也不是。聲音就在這裡,好像從懸空中發出來的。聲響效果洪亮並且聽了驚恐得呆若木雞。
  「格——雷——戈——裡·鮑——威——爾!邁——克——爾·多一一諾——萬!」
  「格——雷一戈——裡·鮑——威——爾!邁一克——爾多——諾一一一萬!」
  「請——報告——你們——目前的——方位。如果——你們的——飛船——能由你們——控制的話,請——返回——基地。格——雷——戈——裡·鮑——威——爾!邁一克——爾·多——諾——萬!」
  這個呼號機械地、反覆地傳來。每次有一定的間歇。
  多諾萬問:「這聲音從哪兒出來的?」
  「我不知道,」鮑威爾的聲音因緊張而變得又尖又細,「亮光是從哪兒發出來的?一切都是從哪兒出現的?」
  「那麼,我們打算怎麼來回答呢?」
  他們只能在反覆發出回聲很大的呼號的間歇中談話。
  四壁是光光的,只有彎曲了的金屬面才有這種整體感和光潔感。鮑威爾說:
  「大聲的答話。」
  他們這樣做了。他們或者輪流、或是一起大喊:
  「方位不明!船無法控制!情況危急!」
  他們越喊聲音越高,而且嗓子都喊吵啞了。簡短的習慣用語逐漸開始夾雜著大聲的、明顯褻瀆的字眼。可是,這冷冰冰的呼號仍然不知疲倦地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
  「他們沒有聽到咱們,」多諾萬氣惱他說,「這裡沒有發射裝置,只有一個接收裝置。」他把茫然失神的目光投到牆上。
  慢慢地,外界傳來的噪雜聲音變得微弱而柔和了。當這聲音變得很低的時候,他們再次呼叫起來。後來,當呼號聲完全沉寂下來時他們又扯著嘶啞的嗓子呼叫起來。
  好像過了有十五分鐘,鮑威爾無精打采地說:
  「咱們再從頭到尾走一遍,大概什麼地方會有吃的東西。」
  從他的語氣中所得出,他沒抱多大希望;毋寧說是承認失敗。
  在過道裡,他們一個往左,一個往右走開。他們按對方重重的腳步迴響聲,能知道對方在哪兒。他們碰巧會在過道裡見面,互相望一眼,又各自走開。
  鮑威爾突然停止了找尋,他確實聽到了多諾萬高興地叫喊所引起的嗡嗡的回聲。
  「嘿,格雷格,」多諾萬叫道,「船裡裝的滿是東西。咱們怎麼會沒注意到呢?」
  過了大約五分鐘,他才碰巧看到了鮑威爾。「不過還是沒有淋浴……」他只說了半句話就停住了。
  「食品,」他喘著大氣說。
  一段牆落下去了,露出了凹進去的一片。裡面有兩個壁櫥。上面的壁櫥裝滿了沒有貼商標的罐頭。大大小小,形狀不同,琳琅滿目。下面的壁櫥裡放著一式的搪瓷罐。這時,多諾萬感到一股冷氣吹到他的踝關節——這個壁櫥的下半部分是作冷藏用的。
  「怎麼……怎麼……」
  「先前,這裡沒有啊,」鮑威爾簡短地說,「在我進來時,那一段牆面看不見了。」
  他吃起來,這罐頭是預熱類型的,裡面帶著小勺。烘焙豆子的一股熱呼呼的香味充滿了房間。「拿一聽罐頭吧,邁克爾!」
  多諾萬猶豫起來。「什麼樣的食譜?」
  「我怎麼知道!你很挑食嗎?」
  「不。可是,我在飛船上吃的總是豆子。如果有別的,我就先挑別的吃。」他的手在罐頭上面晃來晃去,然後選了一聽橢圓形閃閃發亮的罐頭。罐頭呈扁平形狀像一條蛙魚或是這類的美食。加了適當的壓力,罐頭就打開了。
  「豆子——!」多諾萬叫起來,然後又伸手要去拿另一聽。鮑威爾一把拽住他的褲子帶說:
  「最好是把這聽吃掉,小弟弟。食品供應是有限的,而咱們可能要在這裡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多諾萬繃著臉把手縮了回來。「這就是全部吃的東西嗎?光是豆子?」
  「可能吧。」
  「下面的櫥子裡是什麼?」
  「牛奶。」
  「光是牛奶?」多諾萬憤怒地叫起來。
  「看來是。」
  他們默不作聲地把豆子和牛奶吃了下去。在他們離開後,落下的那一段牆又升起來,構成連接一片的牆面。
  鮑威爾歎息道:
  「一切都自動的,一切恰好都是這樣。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感到自己這樣的沒用。你的波導設備在哪兒?」
  「就在那裡。可是咱們第一次看的時候,在那些東西當中,並沒有它。」
  十五分鐘之後,他們回到裝有玻璃舷窗的房間,面對面坐下,相互看著。
  鮑威爾陰鬱地看著房間裡這一個儀表,上面仍然寫著秒差距,刻度上最後一個數字仍然是1,000,000,而指針仍然死死地指著刻度零。
  在美國機器人和機械人公司的最裡間辦公室,艾爾弗雷德·蘭寧有氣無力地在說:
  「他們是不會回答的了。我們各種波長都試了一一公用的、私人的密碼的、明碼的,甚至他們現在有的這些亞輻射物質波。電腦還是什麼也不說嗎?」這最後一句他是對著卡爾文博士說的。
  「它不會進一步說明這個問題的,艾爾弗雷德,」她用加重的語氣說,「它說,他們能聽到我們……而當我逼迫它時……它變得……晤,變得慍怒起來。可是它不應該是這樣……有誰聽說過慍怒的機器人呢?」
  「我想,您已把您知道的都告訴我們了,蘇珊,」勃格特說。
  「就是這樣!它承諾,它完全由自己來遙控這艘飛船。它對他們的安全非常樂觀,但不肯講說情,我不敢逼迫它。但是,看來麻煩的中心問題是星系問跳躍的本身。當我提起這個問題時,電腦明朗地大笑起來。還有一些別的跡象。最直接的跡像是它變得明顯的反常。」
  她看看別人。「我指的是歇斯底里。我當時就放棄了這個話題我希望我沒有損害它。但是,它給了我一個啟示。我能對付歇斯底里。給我十二個小時,如果我能使它恢復正常,那麼它就能使飛船返回地面。」
  勃格特看來大力驚愕。「星系間的跳躍!」
  「怎麼啦?」卡爾文和蘭寧同時叫喊起來。
  「電腦提供給我們的關於發動機的數據。我說……我剛才正想著一些事。」
  他匆匆地走出去了。
  蘭寧目送他離去,然後很不禮貌地對卡爾文說:
  「關心您自己的下場吧,蘇珊。」
  兩個小時之後勃格特急切地對蘭寧說:
  「我跟您講,蘭寧,情況就是這樣。星系間的跳躍並不是一瞬間的事。只要光速是有限的,它就不會是一瞬間的事。生命不可能存在……在穿行宇宙時,物質和能不可能以原本的形態存在。我不知道可能會是什麼樣,但情況就是如此。這就是導致聯合公司的機器人毀滅的原因。」
  多諾萬覺得自己變得形容枯槁。他說:
  「僅僅才五天?」
  「僅僅才五天,我敢肯定。」
  多諾萬憐憫地看看自己周圍。透過舷窗可以看見星星。它們是那樣的熟悉,卻又是那樣的冷漠;牆壁碰上去是冰冷的,室內剛才閃耀起來的亮光也使人感到冷冰冰;儀表上的指針仍然死死地指著刻度零;多諾萬覺得嘴裡老是有豆子味。
  他悶悶不樂他說:
  「我需要洗個澡。」
  鮑威爾抬起頭看了一會,然後說:
  「我也需要。你別老感到不自在。除非你想用牛奶洗澡而使自己沒有喝的……」
  「不管怎麼說,我們實際上快沒有喝的人。格雷格,星系間的漫遊什麼時候開始?」
  「我還等你告訴我呢。可能我們正在進行。我們最終會到達那邊最起碼,我們的遺骸會……可是,難道電腦的原設計的目的就是要我們死嗎?」
  多諾萬背對著鮑威爾說:
  「格雷格,我曾想過,這太糟糕了。除了到處轉轉或自己跟自己說話之外,這裡沒有什麼可做的了。你知道那些關於逃亡到宇宙間去的傢伙的故事嗎?在他們還沒被餓死之前,他們早就瘋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格雷格,自從開始老這麼亮著以後,我就感到不舒服。」
  室內一片沉默。鮑威爾用微弱的聲音說:
  「我也是。這有點像什麼呢?」紅頭髮轉過身來。「身體裡邊感到不舒服,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身體裡邊使著勁敲打似的。那兒都繃得緊緊的,呼吸感到困難,我不能平靜地站著。」
  「哈——,你感到顫動嗎?」
  「你指的是什麼?」
  「坐下一小會兒,聽一聽;聽不見,但是能感覺到,好像有東西在什麼地方抖動,並且使整個飛船都顫動,而且連你也和船一起顫動。聽——」
  「對……對。你認為是什麼在顫動,格雷格。你不認為這是我們自己」
  「可能是,」鮑威爾慢慢地抨著自己的鬍子,「但這也可能是船的發動機。可能發動機已準備好了。」
  「幹嗎用?」
  「為了完成星系間的跳躍,可能已經快了。但鬼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
  多諾萬沉思了一會兒,然後暴躁地說:
  「如果是,就讓它是吧,但我希望我們能進行搏鬥。光這樣等待著事情的發生,我覺得恥辱。」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鮑威爾看著自己的一隻手——這隻手正放在椅子的金屬扶手上面。他冷靜而沉著他說:
  「你摸摸牆,邁克爾。」
  多諾萬摸了一下,說:
  「可以感覺到震動,格雷格。」
  甚至星星也顯得模糊不清起來。不知什麼地方給人造成一個模糊的印象,好像堵裡面有一架巨大的機器正在聚集力量,貯存能量準備作一次極強有力的跳躍,抖動著,不斷地增強力量的規模。
  這一切來得非常突然,並帶有灶刺船的疼痛。鮑威爾從椅子上猛地站起來,僵在那裡。他的目光落到多諾萬身上,然後變得模糊起來。同時,多諾萬的喊聲傳到他耳朵裡,微弱得猶如嗚咽一般,然後消失了。他感到五臟六腑被攪亂了,而外面被冰氈層導裹住,越來越厚。
  眼前有什麼東西好像散亂了,旋轉起來,只感到一陣陣的刺眼強光和痛痛。這個東西倒下了。
  同時還在扭轉著。
  而且是頭向前地栽倒下去。
  變得寂靜了!
  這個東西就是死亡!
  這是一個沒有人活動、沒有知覺的世界。一個喪失了感覺的,只有膝隴的意識的世界——只意識到黑暗、寂靜及無形的掙扎。
  主要是一種對永恆的意識。
  鮑威爾意識到他的自我像一根白色的細絲——冰冷而恐懼。
  然後他聽到一個油滑而洪亮的聲音,如響雷在他的上方轟鳴。
  「前不久,你們的棺材每個只適合一定的身材嗎?為什麼不試一試M·卡達佛式可伸縮的棺材呢?這些棺材設計得很科學,能適合人體的自然曲。棺材內增添了維生素B1。使用卡達佛式棺材很舒適。記住一你們——要死過去——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這些話聽得不很真切。可是不管這是什麼,它變滑溜溜的,嘰裡咕嗜的聲音,漸漸變弱而消失了。
  那根白色的細絲可能就是鮑威爾,它毫無用處地對著時間的非本質性的永恆喘息著。這種時間的非本質性的永恆就存在於他的周圍當十萬個魔鬼用十萬個女聲獨唱的歌喉發出刺耳的尖叫,構成一個漸強的曲調時,那根白色細絲垮下來。
  「你這個惡棍,當你死了的時候,我會非常高興。」
  「你這個惡棍,當你死了的時候,我會非常高興。」
  「我會非常高興--」
  這個曲調螺旋形地升高,由狂亂的聲音變成強烈的超聲波,從耳邊掠過,然後越出了……
  這根白色細絲顫抖著,帶著脈衝般的陣痛。它無聲地繃緊起來……
  這是普通的嗓音,而且很多。這是一群在說話的人,嘈雜的一夥兒頭部前衝,速度很快。從船艙中,從他的上面呼嘯而過。在他們身後面,留下隻言片語在空氣中蕩。
  「小伙子,他們到這裡來幹啥?你看來給揍得夠嗆……」
  「……好猛的火,我猜想,我搞到了一匣子……」
  「……我造了伊甸園,可是老聖皮特……」
  「不———我和這個小伙子一塊幹過。和他打過些交道………」
  「嘿!薩姆,這邊走過來……」
  「查搞到了一個煙嘴頭嗎?比爾茲伯說……」
  「……正在進行嗎?我的好小鬼。我有個約會,是和薩……」
  在這一切話音之上,仍然是那原有的轟隆巨響,傳遍每一個角落。
  「快——點!快——點!快——點!抖動你的骨頭,別讓我們等著你,還有很多人在排隊等候呢。你的證書填寫好了嗎?看好,彼得的釋放證書已經蓋上了印。看看你是不是呆在應該呆的人口處。對所有的人,這裡會有足夠的火。你——你到那邊去。排好隊,否則……」
  那根白色細絲,即鮑威爾,在步步逼進的叫喊聲面前匍匐後這並感到食指一陣刺痛。所有一切爆發成一片嘈雜的聲音,這聲音像一片片碎塊墜落下來,使得他頭痛腦裂。
  鮑威爾又坐回到椅子上,他感到非常軟弱無力。
  多諾萬的眼睛睜得銅鈴般大,射出釉藍的光。
  「格雷格,」他低聲地,幾乎是抽噎他說,「你剛才死過去了?」
  「我……覺得死過去了,」鮑威爾都不敢認這是自己嘶啞的嗓子了。
  多諾萬明顯地試著要站起來,卻沒成功。他問:
  「現在咱們活著嗎?或者說比活著還要強一點?」
  「我覺得……活著,」嗓音還是那麼嘶啞。鮑威爾小心翼翼地問,「當你……死過去的時候,你聽到……什麼了嗎?」
  多諾萬停了一會兒,然後慢慢地點了點頭。「你呢?」
  「聽到了。你聽到關於棺材的談話吧?……還有婦女的唱歌……還有排成一隊隊的人,準備進入地獄……你聽見這些了嗎?」
  多諾萬搖搖頭。「只聽到一個聲音。」
  「聲音很響嗎?」
  「不,絲絲的,就像挫手指甲的聲音。你知道,那是在講聖經,的是地獄大火。描述了各種各樣的折磨……哈,你知道,我以前聽過一次這樣的布道——幾乎就是這樣。」
  他正出著滿頭虛汗。
  透過舷窗,他們感到太陽的光亮。光線藍,白色,很微弱。但是這種像豌豆皮似的青光,光源很遠,不像是太陽神發射出來的。「鮑威爾用顫抖的手指指著唯一的儀表。指針洋洋自得地、一動不動地在叉線上,這裡的刻度是三十萬秒差距。
  鮑威爾說:
  「邁克爾,如果這是真的話,我們應該已經飛出了整個銀河系。」
  多諾萬說:
  「真邪了!格雷格!我們成了第一批飛出太陽系的人了。」
  「是的!正是這樣。我們繞開了太陽,脫離銀河系。邁克爾,這艘飛船就是答案。對全人類來講,這意味著自由——自由地飛散到所有現存的幾百萬個,幾十億個,多得數不清的星球上去。…
  說完,他砰的一聲走下來。「可是,我們怎麼才能返回地球呢?邁克爾。」
  多諾萬有氣無力地笑了笑。「哎,這不怕。既然飛船把我們載到這裡,它就會把我們載回去。我們倒是需要更多的豆子。」
  「但是,邁克爾……你停一停,邁克爾。如果是按來的路線回去的話……」
  多諾萬已半站起身來,卻又沉重地坐回椅子上。
  鮑威爾繼續說:
  「我們就得……再死一回,邁克爾。」
  「好吧。」多諾萬歎息道,「如果我們不得不這樣,那只好這樣嘍。起碼不是永久死去,不是很長的時間。」
  蘇珊·卡爾文正在緩慢地說。七個小時以來,她一直在慢慢地刺激電腦——七個小時毫無結果。她自己都反覆地問煩了,因為老繞著彎兒說話而感到廢乏了。一切都使她感到厭倦。
  「現在,電腦,只還有一個問題了。你應該盡力回答簡單點。你是不是完全清楚星系間跳躍一事?我的意思是,這一跳躍使他們飛得很遠吧?」
  「他們想飛多遠就多遠,蘇珊小姐。天啊,空間穿行並不是什麼鬼把戲。
  「那麼,在那邊他們會看到什麼呢?」
  「星體和物質。你是怎麼想的呢?」
  下一個問題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那麼,他們會活著嗎?」
  「當然。」
  「星系間跳躍不會傷害他們嗎?」
  當電腦保持沉默時,她都僵了。情況原來是這樣!她觸動了要害。
  「電腦,」她略帶懇求的口氣問,「電腦,你聽見我說話了嗎?」
  電腦用微弱,略微顫抖的聲音說:
  「我必需回答嗎?我指的是關於跳躍一事。」
  「不,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可是,這挺有意思的。我是說,如果你願意的話。」蘇珊·卡爾文努力裝出愉快的樣子。
  「哎——呀!您把一切都給搞糟了。」
  於是心理學家突然跳了起來,在她的臉上顯出她已看清楚了一切的表情。
  「天啊!」她喘息著,「天啊!」
  她感覺到,這幾個鐘頭、這些日子的緊張情緒一下子全迸發出來了。稍稍過後,她對蘭寧說:
  「我告訴您,一切都好。不,現在您應該讓我一個人呆在這裡。飛船將載著那兩個人安全返回地面。現在,我想休息,我要休息了。您走開吧。」
  飛船安靜地返回地球,絲毫沒有發出尖怪的聲響,就和它飛離地球時一樣。它準確地降落到地面,然後主鎖氣室打開了。這兩個人走了出來,小心翼翼地試探著道路,並用手抓搔鬍子拉茬的下巴。
  然後,其中那個紅頭髮的人,慢慢地。目的明確地跪了下來,對著混凝土跑道使勁撮了一個響吻。
  他們向兩旁正在集攏的人群招手,並對各自的心情急切的妻子做了表示要她們克制的手勢。他們的妻子已從降落了的急救直升飛機裡走下來,軟梯掛在他們之間。
  格裡戈雷·鮑威爾說:
  「附近有淋浴嗎?」
  他們被領走了。
  他們所有的人都圍著一張桌子聚集在一起,這是美國機器人與機械人公司之精華的全體會議。
  慢慢地,在高湖中鮑威爾和多諾萬講完了一個生動的、扣心弦的故事。
  出現了一段沉默。卡爾文打破了沉默。在過去的幾天裡;她恢復了她那冷冰冰的、酸溜溜的鎮定。但是仍然可以看到一絲窘迫的表情。
  「嚴格他說,」她講道,「這是我的過錯,完全是我過錯。我希望你們當中有人還記得,當我們第一次向電腦提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竭力讓它明白,必須拒絕任何會引起左右為難的難題。這樣做的時候,我說了大致如下的幾句話:不要對人會死亡而感到驚慌,我們對這一點完全不在意,你就把紙片退出來,忘掉這件事好了。」
  「晤……」蘭寧問,「接著呢?」
  「後來很明顯了。當那一部分資料進入它的思路之後,計算出了控制星系間跳所需要的最小間隔的距離的方程式——這意味著人的死亡,也就是聯合公司的機器人徹底毀壞了的原因。但是,對電腦講晚我已經把死亡的嚴重性降低了——雖然不是完全減少了,因為第一定律永遠不是不能違反的,但是減少到這樣的程度,以便電腦有可能再看一遍這個方程式,並有時間考慮到,在通過這段空間之後飛船上的人會恢復生命,正如飛船本身的物質和能量會恢復到原先的一樣。這個所謂的死亡,換句話說,完全是暫時的現象。你們明白嗎?」
  她看看自己周圍,周圍的人都在聽她講。她接著說:
  「所以它接受了這項資料,但並不是毫不受震動。雖說死過去是暫時的,而且其嚴重性也被降低了,但這也使得它多少失去了點平衡。」
  她平靜他說:
  「它給自己培養出了人的某種意識,這就是迴避。諾,一種部分地逃避現實的方法。它變成了一個注重實際的傢伙。"
  鮑威爾和多諾萬站了起來。
  「什麼?」鮑威爾喊了出來。
  多諾萬的舉止卻更為引人注目。
  「是這樣的,」卡爾文說,「它照料你們,並保障了你們的完全。可是你們不能使用什麼操縱儀,因為那不是為你們準備的。我們可以通過無線電對你們講話,而你們無法回答我們。你們有足夠的食物,但只是豆子和牛奶。後來你們,可以這麼說,死過去了,然後又復活。但是,你們死過去的這段時間裡給搞得……晤……很有意思。我希望我是知道它怎麼搞的。這是電腦出色地開了一個小玩笑。但是它沒有想傷害人。」
  「沒有傷害?」多諾萬氣呼呼他說,「哦,如果這個討厭的小壞蛋有點臉皮厚的話。」
  蘭寧抬起手來做了個息事寧人的手勢說:
  「好了吧,這確實是件糟糕的事。但是全都過去了。現在該怎麼辦?」
  「我看,」勃格特平靜他說,「很顯然,該輪到我們來改進這個穿行空間的發動機了。應該想些途徑繞開跳躍的這段時間。現在有大型超級機器人的就我們獨此一家。既然有跳躍的一段時間,我們就應該把繞開的途徑找出來——如果有什麼途徑的話。這佯,我們的公司將能組織星系間的旅行而有類就可以有機會到河外星系的王國裡去。」
  「那麼,聯合公司呢?」蘭寧問。
  「嘿,」多諾萬突然插嘴說,「我想提一個建議。他們想把我們公司搞糟。但事情並不像他們所希望的那樣糟,而且結果還很好。他們居心不良,主要是我和格雷格領受了他們的『好心』。」
  「是啊,他們希望得到答案,而且他們已經獲得了一個答案。咱們把那艘有保障的飛船給他們。那麼咱們公司就可以從他們那裡撈到20萬元,還外加工本費。如果他們要試驗,那麼我想,可以讓電腦在飛船調整到正常之前,再開個小玩笑。」
  蘭寧用低沉的語調說:
  「我看這是公正和合適的。」
  勃格特很隨便地補了一句:
  「這也是嚴格地按照合同辦事嘛。」


  失落的星辰-http://loststar.yeah.net輸入完成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