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機器人學三定律
  第一定律——機器人不得傷害人,也不得見人受到傷害而袖手旁觀
  第二定律一——機器人應服從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違反第一定律
  第三定律——機器人應保護自身的安全,但不得違反第一、第二定律
  引自《機器人學指南》第56版
  我看了一遍自己的記錄,對記錄很不滿意,我用好幾天在《美國機器人公司》採訪到的樂西,我坐在家裡看百科全書,也能瞭解到。
  據人介紹,蘇珊·卡爾文生於1982年,那麼,她今年該有75歲了。這誰都知道。《美國機器人與機械人公旬》也有75年的歷史了。
  正好在卡爾文博士出生的那年,勞倫斯·羅伯遜創辦了企業,這個企業日後成了人類歷史中最非凡的大工業部門。這也是眾所周知的、蘇柵·卡爾文20歲的時候聽過一次心理數學講習會的報告,就在這次會上《美國機器人公司》艾爾弗雷德·蘭寧博士展出了第一個會說話、能行走的機器人,從這個巨大的、動作笨拙的、形象醜陋的機器人身上散發出一股機油氣味,它是專為計劃在水星上開發礦藏而製造的。然而它會講話,而且能講出意思來。
  這吹講習會上蘇珊沒有發言。她也沒有加入後來的熱烈討論這個秉性孤僻、面色蒼臼、表情冷淡而且過分理智的姑娘不吸引人。
  她自己盡量避開人們。
  可是當她聽到看到這一切,內心像燃起火焰一樣,暗暗著了迷。
  她於2003年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學士學位,進了控制論研究生班。
  羅伯遜發明的正電子大腦電路。超過了20世紀中葉電子計算機領域中所有的成就,完成了真正的轉折。成千上萬的繼電器和光電元件都讓位給由海綿狀的鉑銥材料製成的、跟人腦一樣大的球體。
  蘇珊學會了計算必要的參數,測定正電子「腦」的變參量的可能值並且設計出一些電路。用以準確地預測大腦對於各種給定刺激的反應。
  她於2008年獲得哲學博士學位,然後以機器人心理學家的身份到《美國機器人公司》工作,於是她便成為這個新的科學領域中的首屈一指的專家。勞倫斯·羅泊遜那時仍是該公司的董事長,艾爾弗雷德·蘭寧是研究所所長。
  蘇珊·卡爾文親眼看見這五十年來人類的進步玫變了歷史的行程,勇猛奔向前方。
  如今她要退休了——在她所能做到的程度上退休了。至少,她允許把自己辦公室的門牌換上了別人的名字。
  說實在的,這幾乎就是我的全部記錄。還有一些她發表過的文章和她的專利的長長清單,以及她的準確履歷表。一句話,我知道她的正式經歷的每個細節。
  然而我需要的是另外的東西。我需要更多的素材來為我繪《星際通訊社》的特寫充實內容,要求比這多得多。
  我對她正是這樣講的:「卡爾文博士,」我盡可能親切他說道,「對於公眾來說,您和《美國機器人公司》是一碼事。您的退休將意味著整整一個時代的結束。」
  「您需要有人情味的細節嗎?」
  她沒有微笑。我覺得,她是從來不笑的。但她的銳利目光不帶有生氣的樣子。我感到她的目光一直刺透到我的後腦勺。我明白,她能把我看穿,她能看穿一切人。然而我還是說了:「完全正確。」
  「關於機器人的有人情味的細節?這就出現矛盾了。」
  「不是的,博士。是關於您本人的。」
  「可是,人家也管我叫機器人呢。一定有人對您講過,在我身上沒有一點人情味的東西。」我確實聽過這話,但是我決定沉默。
  她離開椅子站起來。她身材不高,看起來很單薄。我同她一起走到窗邊。望著外面。
  《美國機器人公司》的管理處和車間像一個規劃得整整齊齊的小城市。展現在我們的面前。像一張航空照片。
  「當我開始在這裡工作時.」她說道。「我在樓裡有一個小房間,過去的樓所在地方現在是鍋爐房。在你還沒有出生的時候,這座樓就拆掉了。那間房裡還有三個人,我只佔了半張桌子。我們的所有工作都在這個樓裡進行的,每週生產三個。可是您看如今的規模!」
  「五十年夠長的了。」我想不出比這句陳詞濫凋更好的話來。
  「-點也不,當您回道往事的時候。」她反對道,「你會驚訝,時間怎麼這麼快就飛逝過去了。」
  她重新坐到桌子旁邊。雖然她的表情沒有改變,可是我覺得,她得憂鬱起來。
  「您多大了?」她問。
  「32歲。」我回答道。
  「那您就不會記得沒有機器人的世界是個什麼樣子。那時候人類在字宙面前是孤獨的,沒有朋友。如今人類已經有了助手,這是一些比人類更有力量、更可靠、更有效,同時又絕對忠實於人的生物。
  人類再也不孤單了。您從來沒有想到這點吧?」
  「恐怕是沒有。以後可以引用您的話嗎?」
  「可以。對於你們來說,機器人就是機器人。是一些機械和金屬,電和正電子……用鐵來作為智慧的化身!由人創造的,如果需要的話,也由人消滅它……。可是您沒有跟它們一道工作過,因而您不瞭解它們。它們比我們更純潔,更好。」
  我小心地嘗試著給地鼓勁。
  「我們會高興地聽到您所知道的機器人的故事,還有您對它們的想法。《星際通訊社》是為整個太陽系服務的。潛在的聽眾有幾十億,卡爾文博士。他們要聽到您講的機器人的故事。」
  然而,我的鼓勁沒有必要。她沒有聽我說話,就繼續按正確的方向說下去。
  「這一切從一開始就可以預見到。當時我們出售的機器人是用在地球上的,甚至在我來之前就是如此。當然,那時候的機器人還不會說話。後來它們變得更像人了,於是有人開始抗議了。工會自然不系望機器人與人競爭;而宗教組織出於自己的偏見,也極力反對,這-切都十分可笑而且也無濟於事。然而確實有過這樣的事。
  我把這些話依次錄到自己的袖珍錄音機中,盡量做到手指的動作不被人覺察出來。只要稍加練習就可以做到在口袋裡自如地操練錄音饑,而不必將它拿出來。
  「就拿羅比的經歷來說吧」,她說道,「我不認識它。在我工作的頭一年,它就被當作沒有前途的過時的機器給拆毀了。可是我見道一個小女孩在博物館………她沉默下來,而我不能說什麼。她的眼睛蒙上了一層雲霧。
  也不出聲,以免妨礙她追憶往事。這是多麼遙遠的過去啊!
  「我聽到這個故事要晚一些。當我們被叫做創造魔鬼者和瀆神者的時候,我始終會想趕這件事。羅比是個不會說話的啞機器人它在1996年出廠,那時機器人尚未成為極其專業化的,它是當作保姆出售的。」
  「什麼人?」
  「保姆……」


  轉載時請指明出處為武漢bbs科幻版,多謝感謝Fireman提供掃瞄文件!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