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禿鷲」

作者:阿西莫夫

  赫裡恩族人堅守他們建立在月亮一側的基地已經整整十五年,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沒有一個赫裡恩族人曾估計到要在這個地耽擱這麼久。這是一個裝備極好的清除放射性污染小分隊,他們實等了十五年。在這漫長的十五年中時刻等著一聲令下,他們即可以急速穿過放射性雲霧,向發生核戰爭的行星猛撲過去,去拯救些殘存未死的人。
  當然,作為交換條件是需要報答的。
  整整十五年過去了,在這麼長的時間裡核戰爭始終未發生。地球上的大靈長類(人類)已經在他們的行星上各個地方爆炸各各樣的原子彈、氫彈,連環繞行星的大氣層也被放射物污染而變得和起來,但核戰爭卻至今未爆發。德維恩迫切地希望有人來接替他的工作。他是第四移殖遠征隊隊長。聽說最近他的國家要馬上派高級行政長官到這裡進行視,他感到非常高興。他估計自己不久就可以回家了,當然心中有說出的歡樂。現在,他穿著宇宙服,站在月亮上面,思念著離別已久家鄉,懷念著偉大的赫裡恩族。隨著思緒的起伏,他那纖維般的手不停地揮動著,彷彿要驅散內心充滿的無限惆悵。真的,此時此刻是多麼羨慕那些自由自在無所約束的祖先們啊!他站在那裡,僅只有三尺高,透過頭上戴著的玻璃罩,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膚色乳白。由於肥胖,他的臉上佈滿了皺紋,臉的正中長著一個會動的鼻,鼻子下長著一小撮漂亮的白色小鬍子,正好和他的膚色形成鮮明時照,他的衣服下方鼓鼓的,裡面藏著一條短而粗的尾巴。赫裡疾人的尾巴都可以舒服地垂下來休息。德維恩滿意自己的這副長相,而且清楚地知道赫裡恩族人和銀河系裡其他所有聰敏的種類長得不一樣,只有赫裡恩族人長得如此矮小,也只有他們才有擺動的尾巴。赫裡恩族人吃素。而且也只有他們才能避開具有巨大毀滅力量的核戰爭。
  德維恩站在綿延幾十里築有高牆的空地上,高牆上築有一個個圓形的道口,它擋住了人們的視線,在面向南方的道口上,有防禦太陽直接照射的設備。那裡,一個城市逐漸擴建起來了。當初,它僅僅像一個臨時搭起的帳篷,隨著歲月的流逝,婦女們被帶到這裡,孩子們也就誕生在這裡。現在,這裡已經有了學校、商店和巨大的蓄水池。所有這一切都和別的空中城市沒有什麼兩樣。但是這一切的形成,卻是十分荒謬。這僅僅是由於在一個行星上有了核武器,然而一直沒有發生核戰爭而引起了如此後果,這實在叫人不可思議。
  不久,高級行政長官就要來這裡了,他一定會立刻提出德維恩已經問過多次,然而始終不能解決的問題——地球上為什麼還不爆發核戰爭呢。德維恩注視著那些高大的「茅烏斯」,他們正在鋪路,為了讓宇宙飛船著陸方便,竭力要把道路鋪得平坦些。
  即使是在太空中生活,這群「茅烏斯」仍然顯得精力充沛,但他們僅僅是體力旺盛而已。比「茅烏斯」矮小得多的赫裡恩族人遠遠比他們聰敏。赫裡恩族人征服了「茅烏斯」,使這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成為俯首貼耳的奴才。
  茅烏斯族中中所有有理性的大靈長類,他們通常是使用硬幣來交換商品,被俘的茅烏斯也帶來一部分硬幣。對於赫裡恩族人來說,這些硬幣比其他任何貢品都有用,因為它是一種極好的建築材料,比鋼鐵、鋁、銅具有更廣泛的使用價值。所以赫裡恩族人一直想得到這種材料。
  一會兒,德維恩的管家跑來,結結巴巴地報告說:「先生,已經看到宇宙飛船了,大約在一小時內可以著陸。」
  「好,」德維恩說,「準備好我的汽車,等宇宙飛船一著陸,就把我送到那裡去。」他並不認為這一切準備工作都安排妥當了。
  高級行政長官到達了。五名私人隨員——茅烏斯族人簇擁著行政長官走進城市。一邊站一個茅烏斯,身後跟著三個茅烏斯。他們幫長官脫下了宇宙服,然後又脫去自己身上的宇宙服。他們身上長著稀疏的毛,個頭又高又大,臉上的皮膚粗糙,鼻子肥大,平平的顴骨,看起來叫人討厭,但並不使人害怕。他們的身高是赫裡恩族人的兩倍,身體素質也比赫裡恩族人健壯得多,但他們的眼神卻是呆滯無神的,流露出知識的貧乏和空虛。他們站在路上顯得十分謙恭,粗壯的肌肉和發達的脖子卻無力地彎曲著。他們凸出的手臂無精打采地懸掛著。高級行政長官解散了他的隨員,因為他並非真需要茅烏斯的保護,只是由於他這個身份需要有五名人員作他的隨員,所以就讓這些人跟著來了。
  在整個歡迎儀式和進餐過程中,他沒有打聽任何問題,要緊的是抓緊一切機會休息。後來,高級行政官員輕輕地用手指抒住自己的鬍子間:「隊長,我們究竟還得等待多久呢?」顯然,他是位上了年紀的人,手臂上的毛是灰色的,而時上的一撮毛卻幾乎和他的鬍子一樣潔白。
  「我說不出來,閣下。」德維恩謙虛地口答,「他們並沒有遵循我們的計劃辦事。」
  「他們為什麼不遵循計劃呢?總部委員會認為你在報告中所寫的情況還不夠清楚,你只是在理論上闡述了這個問題,實際的事例卻講得太少。現在我們被目前的工作拖得非常疲乏不堪。假如你還知道些什麼情況的話,你應該毫無保留地全部告訴我們,現在該是講的時候了。」高級行政長官顯然有些不滿意。
  「閣下,情況實在難以證實,雖然我們已在這裡住了這麼長的時間,但我們對人類的偵探工作仍然缺少經驗,至今尚未獲得確切的情報。年復一年,我們期望看到核戰爭的爆發,但這僅僅是我們的願望而已。認識到這一點以後,我們就開始對人類進行進一步的研究。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我們已經學會了人類的一種主要語言——英語,這可能多少對我們會有幫助的。,,德維恩沉思著說。真的嗎?你們還沒有登上他們的星球呢?…
  德維恩解釋道:「前些年我曾派過我們的飛船到人類居住的星球的大氣層中去觀測,飛船上帶有無線電通訊裝置,可以準確記錄他們的語言。我們的語言學家長期研究他們的語言,所以最近一年來,我已經能聽懂人的類的某些語言了,我多麼希望能知道人類的秘密。」
  高級行政長官凝視著德維恩,他感到說不出的驚奇,拚命抑制自己不要驚叫起來,並盡量保持鎮靜:「你已經知道人類的興趣所在嗎?」
  「是這樣,閣下。但是,我現在正做的工作竟是如此奇怪,可以得到的證據又是如此含糊不清。所以我又不敢在報告中正式寫明。」德維恩小心翼翼地進行解釋。
  高級行政長官明白了,他不高興地問:「那麼,你對我也不願說出你的非正式的見解嗎?」
  「不,我很願意告訴你。」德維恩馬上回答,「這個星球上居住的當然也是宇宙中的大靈長類,我發現他們相互競爭,相互殘殺。」
  高級行政長官沉重地喘著氣反駁他:「我倒有不同看法,我以為他們不會相互殘殺。不過,也可能……,哦,你還是繼續講下去吧。」
  「他們是相互殘殺的。」德維恩肯定說,「每一個大靈長類都想能比別人得到更多的東西。」
  「可是,為什麼從外表上一點也看不出來呢?」高級行政長官說。「因為他們做得十分巧妙,閣下。在很早以前他們就發展到高度機械化的水平,自那以後,大靈長類就相互殘殺,而且確實發生過多起破壞性很強的戰爭。最近一段時期,大規模戰爭結束了,他們正在熱衷發展核武器,我想不久會發生核戰爭的。」德維恩滿有把握他說。高級行政長官邊聽邊點頭:「是這樣吧?」
  德維恩回答說:「是的,倘若真的發生了一場核戰爭,在戰爭期間,核武器會發展得更快,破壞作用也更大。這樣,在大靈長類國家中,人口就會迅速減少,在那個被核武器毀滅的世界裡只殘存很少人了。」
  「當然,也許是這樣。但這一切畢竟沒有發生,為什麼呢?」
  德維恩說:「這裡有一個問題,我相信那些人已經實現了機械化,他們的建設也進入了一個高級階段。」
  「這是什麼意思?」高級行政長官不解地問:「你是說,他們很快就要達到擁有核武器階段嗎?」
  「是的,但是在最近的一般戰爭結束後,他們的核武器已經發展到極高的階段,這可是一個麻煩的事。在核戰爭發生之前,他們已經預料到死亡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所以大靈長類不願意再冒這個風險,核戰爭也就遲遲打不起來。」德維恩有些困惑,繼續解釋著。
  突然,高級行政長官瞪大了他那又小又黑的眼睛:「不,那是不可能的。我不相信大靈長類會具有如此技術才能,只有在戰爭時期,軍事科學才有急速地向前發展的可能。」
  「也許,這些老規矩在一些特殊的大靈長類中是行不通的。如果老規矩對他們適用的話,那就意味著他們在策劃一場戰爭,不是一場正義之戰,但終究是一場戰爭吧!」
  高級行政長官無意識地重複了一遍,「那是什麼意思?」
  「嗯,我也不太相信,」德維恩激動起來,他的鼻孔一張一合地發出了難聽的嗡嗡聲,「這只是我根據一般邏輯思維推導出來的結論,這也許可以使我們稍許得到某種滿足。我發現,這個星球上產生了某種叫做『冷戰』的怪事,它驅使著大靈長類瘋狂地進行核武器研究的工作,但不會全面地捲入毀滅性的核戰爭。」
  高級行政長官說:「這是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
  德維恩馬上回答:「這一切就發生在這個星球上,而我們在這裡白等了整整十五年。」
  高級行政長官伸出長長的手臂,抱住了自己的腦袋,然後又搭在兩邊的肩膀上:「現在僅僅有一件事要做。委員會已經考慮到有這樣一個可能性,即那個星球可能陷入困境,一些使之不安寧的因素就會引起一場核戰爭。你所講述的一些情況中沒有一條是行得通的,這些理由不能成立。」
  「閣下,你們不允許嗎?」
  「不允許。」
  高級行政長官幾乎苦惱起來,他說:「這種僵持局面再也不可能讓它繼續下去了。很有可能,大靈長類會發明一種星際旅行的方法,他們會把消息洩露到整個銀河系,那麼銀河系中就會充滿實力競爭,你相信嗎?」
  「是嗎?」德維恩反問了一句。高級行政長官把自己的腦袋深深地埋入到他臂彎中去,似乎他不想再聽到自己的話了。高級行政長官說話的聲音是如此低沉:「假如他們是製造不安定固素的人,我們就必須推他們一把,是的,推動他們發生核戰爭。」
  德維恩感到一陣噁心:「推動他們發生核戰爭嗎?閣下。」他很想弄懂為什麼要這樣做。
  高級行政長官慢吞吞地解釋道:「我們必須促使他們發生一場核戰爭。」他又低聲補充了一句:「我們必須這樣做。」
  德維恩幾乎什麼也講不出來。隔了一會兒說:「但是怎麼幹呢?閣下。」
  「我也不知道怎麼幹,——別這樣對我看,這並不是我的決定,這是由委員會決定的。你當然應該明白,如果聰敏的大靈長類帶著強大的兵力進入太空,那會發生什麼事呢?到那時候,核戰爭就制服不了他們了。」
  德維恩聽了行政長官的話不由全身打顫著:「那些人將在銀河系裡競爭,那有多麼可怕呀廠他又問:「但是,怎樣來促使他們發生核戰爭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總是有辦法的。或許我們可以送一個消息去擾亂他們,也可以輸送雲層去引起一場劇烈的暴風雨,我們可以給他們安排一些怪異的天氣條件,使他們——」高級行政長官吱吱晤晤著。
  「究竟怎樣才能引起一場核戰爭呢?」德維恩不知不覺地自言自語。
  「大概這一切根本不可能發生,我講的這些僅僅是一種假設。但是,大靈長類會知道這一切的。那麼,以後他們會真的發動一場核戰爭。他們具有一種特殊的腦型,這一點我們委員會也考慮到了高行政長官又說。
  德維恩傾聽著,他的尾巴煩躁地在椅子上翻滾著,無法控制。
  「那麼,閣下,你們作出了什麼決議呢?」
  「到這個星球上去,抓一個大靈長類來,或者去綁架一個。」
  「一個野蠻人嗎?」
  「現在生存於那個星球上只有這種人。當然他們是野蠻人。」
  「你指望他們能告訴我們什麼呢?」
  「這並不重要,隊長。無論他講些什麼東西,我們通過智力分析,總可以得到我們所需要的材料。"
  德維恩把腦袋縮到宇宙服裡,連他胳肢窩下面的皮膚也由於討厭而顫抖起來。他試圖描繪一個野蠻人的形象,想像用赫裡恩族的優生學教育和文明影響他們。高級行政長官瞥了他一眼:「你必須率領一個捕獲小分隊到那個星球上去,這是為了整個銀河系的利益。」
  德維恩以前曾多次觀察過地球,但是這一次他的心情卻有些兩樣,一種不能控制的思鄉病糾纏著他。
  這是一個美麗的星球,它的面積和構造都與赫裡恩族人居住的旱球基本相同,但這個星球上的人都是野蠻的。在看慣了月球上荒無人煙的景象之後,再看這個星球上的一切,就覺得十分豪華。
  德維恩想像著,在這個時刻會有多少個類似這樣的星球在關注著赫裡恩族所採取的行動,並惴想這件事與他們之間的關係。赫裡族相信,總有一天,當其他星球也受至放射性物質污染時,他們將會在赫裡恩族的保護下,移居到這個星球上來的。
  現在看來,赫裡恩族最初的那種自信,實在是非常可笑的。回想下來真使人傷心。當德維恩重新閱讀那些早期採訪報告時,他忍不住要放聲大笑,假如他現在不是正在執行這個困難的捕人任務時,那麼,可以肯定他一想到這一切會笑出聲來的。
  赫裡恩族人的偵察飛船已經接近地球,它的偵察儀器正在尋找一個偏僻角落裡的人。當這個星球上的人類正觀察這艘宇宙飛船的時候,並沒有想到在他們上空盤旋的宇宙飛船會與他們有什麼關係。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但是地球上什麼動靜也沒有,偵察飛船感到很驚奇,因為地球上沒有發出任何警告。於是繼續向地球靠攏。現在,德維恩的飛船是小心謹慎的,全體乘員都站在飛船的邊緣,隨時準備應付各種不測事件,沒有德維恩的命令,誰也不許傷害大靈長類,並且對他們要保持友好的態度。既然如此,就不能草率從事了。飛船時而在一片未開墾的廣闊地面上空徘徊著,時而,在離地面十公里的上空盤旋,全體乘員都緊張地注視著地面,只有那些笨頭笨腦的茅烏斯仍然無動於衷。
  後來,他們看到了一個「動物」——地球上的野蠻人,單獨在凸凹不平的地面上行走,手裡拿著一根長長的指揮棒,棒上較細的一端擱在肩上。飛船急速無聲地降落下去,德維恩竭力控制著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在這個「動物」被抓到之前,他聽到了這個「動物」講了兩句話,便立刻記錄下來。
  最初,當這個大靈長類看到宇宙飛船就在頭頂上盤旋時,便驚叫起來:「啊,上帝!這是一個飛碟!」德維恩聽懂了這句話。那是大靈長類在過去對赫裡恩族的宇宙飛船的一種習慣稱呼。當這個野蠻人被帶上飛船時,拚命掙扎著。幾個茅烏斯把他押到德維恩的面前,德維恩凝視著這個野蠻人。他那肉墩墩的鼻子不由微微地抖顫著。這個滿臉長著難看的鬍鬚而且油光光的傢伙一看到德維恩,就大聲喊起來:「哎呀,一隻猴子!」德維恩再次聽懂了這句話,這是地球上對所有小靈長類的稱呼。
  這個野蠻人真難對付,和他講話需要極大的耐心。當初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但沒有多久就發生了變化。這個野蠻人意識到他被帶出了地球,而且看到德維恩對他存心不良,知道自己已經落到這群「猴類」手中,他就這樣被帶走了,地球上留下他的妻子和兒女。他很快明白過來.但已經處在茅烏斯的監管之下,當他掙扎時,茅烏斯會按住他,但不傷害他,所以他全身沒有一處受傷。
  到了第十五天,野蠻人已經精疲力盡了。德維恩叫隨從把他帶到自己的住處來,想和他好好談談。當他看到德維恩時,馬上又憤怒起來。德維恩對他解釋,他們是在等待爆發一場核戰爭。野蠻人一聽到這個話就惱怒起來:「哈哈,等待一場核戰爭,什麼東西使你們如此妒忌,難道我們地球上必定要發生核戰爭嗎?」
  其實,德維恩也並不完全相信這一點。不過,他仍然堅持說:「地球上早晚會發生一場核戰爭,我們打算在一旦發生核戰爭後,立即到地球上幫助你們。」
  「核戰爭爆發以後來幫助我們嗎?」野蠻人氣得話也講不清楚了,只能用揮動雙臂對著德維恩發怒。站在他身邊的茅烏斯抓住了他,然後就把他帶走了。
  德維恩看著他的背影歎了一口氣。野蠻人的大量語言都是有創造性的。或許理性對他們有所幫助,但自己對付他們卻毫無辦法。本來是長得胖胖的野蠻人,身上光滑,幾乎無毛。這些特殊的大靈長類身上的皮膚一般是不容易被看到的,他用一種人造的皮膚遮蓋住自己的全身。使人奇怪的是野蠻人的臉上也開始長出毛來,而且比赫裡恩族人的臉上更多,這些毛都是黑色的。總而言之,這個野蠻人並沒有發胖,而是越來越瘦,因為不肯吃東西。如果這樣下去,野蠻人的健康肯定會受到損害。德維恩並不想為這些承擔責任,因此感到很苦惱,很著急。
  第二天,這個大靈長類顯得十分安靜。不停他講話,而且幾乎立刻就引到核戰爭這個話題上去。大靈長類問:「你以為核戰爭一定會發生嗎?」「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意味著除你、我兩個民族外還有其他種族存在——是他?」他指了一下附近的茅烏斯人說。事實上成千上萬個有理性的種類,他們各自生活在各自的星球上。德維恩回答:「那麼他們想發動核戰爭嗎?」
  「所有已經達至工業發達階段的民族都有這種可能,只有我們除外。因為我們不同,沒有競爭性。」德維恩說。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核戰爭將會發生,但是你卻什麼也不想做你不準備去阻止它嗎?」大靈長類問。
  「我們當然要採取措施的,」德維恩感到有點不安,「我們是這樣的。我們試圖幫助他們,在我們民族的早期發展階段,當我們首先發展太空旅行時,我們還不能理解大靈長類,他們拒絕了我們的友誼和援助,於是我們只得停止這種交往。當時,我們發現世界處在放射性物質污染的威脅下,後來我們又進一步發現,有一個世界正處在籌備爆發核戰爭的階段,這一切當然帶給我們的是恐怖,但我們已無法阻止它。經過了一段時期的觀察研究,確實證實我們曾注意的那個星球已經處在核階段。所以,我們準備好了清除放射性污染的設備和優生學分析法。」
  「優生學分析法是什麼?」
  德維恩仿造野蠻人的語言創造了一些類似的短語,謹慎地解釋道:「我們準備到發生核戰爭的地方去消毒,盡我們的可能去消除污染,拯救那些未被殺死的人。」話剛出口,德維恩以為大靈長類又要發狂了。然而事情並不是這樣,野蠻人只是用單調的聲音說:「你們會使得那些人馴服,聽話,按照你們的意願辦事,就像那些東西一樣,對嗎?」他指了指茅烏斯不客氣他說道。
  「不,不,不是這樣的。我們只是讓那些殘餘下來的人過著和平的生活,再也沒有擴張,沒有侵略。在我們的領導下完全可能實現這一目的。如果不這樣做,那麼他們的仍然會毀滅自己。」德維恩耐心地解釋。
  「那麼,你用什麼辦法來達到這個目的呢?」野蠻人間。德維恩猶豫不決地看著野蠻人,「難道真的需要向他解釋一下人生的樂趣嗎?他只好說:「你就不願意幫助別人嗎?」
  「請講下去,這樣干你想得到什麼?」
  「當然,被拯救的人要向赫裡恩族進貢一些東西。」
  「哈!」大靈長類帶有諷刺地嗤笑了一聲。
  「用貢物來作報答是公平的,」德維恩堅決地說「而且這是有限的,貢品並不需要大多,這也許是對宇宙的調節。可以是隱藏在森林裡的動物,也可以是其他的東西。茅烏斯的世界在物質資源方面是貧乏的,所以他們就派出一批成員來作為我們的隨從,他們比大靈長類更富有力量,因為我們給他們服用一種調節大腦的藥……」
  「你們培養了這樣一批傻瓜!」大靈長類說。德維恩猜到了這個的意思,憤慨他說:「並非如此。我們只是為了使茅烏斯能對自己的職務感到滿意,忘記自己的家鄉。我們並不想使茅烏斯不愉快,他們是有理智的。」
  「假如我們發生了一場戰爭,你們又將對地球幹些什麼呢?」大靈長類問。
  「對此我們在十五年前就作出了決定。」德維恩說,「你們的世界有豐富的鐵儲量,而且發展了第一流的鋼鐵工業。我認為,鋼可以作為你們的貢品。」他又歎了一口氣:「但是這些貢品還不夠彌補我們在這個過程中的消耗。我想,我們至少要在你們那裡待上十年。」
  大靈長類問:「用這種方法,你可以得到多少費用?」
  「我講不準確,但可以肯定,在一千萬元以上。」
  「那時候,你就是銀河系的一個小地主了,對嗎?成千上萬的。」野蠻人提高了嗓門,尖叫起來,「你就是1只禿鷲!」
  禿鷲?德維不明白什麼意思,不過他在努力分辨它的含義「食腐肉的壞傢伙。它是一種惡鳥,專門等待一些弱小的動物困死在乾旱的荒野上,然後就猛衝下去吃它們的肉。」德維恩感到一陣厭惡,他慌忙叫起來:「不,不。我們是為了幫助人類。」
  「你們就像禿鷲似的等待著戰爭爆發,如果你們真的想對人類提供幫助的話,那麼你們就應該阻止核戰爭爆發,不僅是只想到拯救那些殘存者,要緊的是消滅核戰爭,才能真正的拯救全人類,"大靈長類說。德維恩興奮起來,他急忙問:「我們該怎樣來阻止一場核戰爭呢你能告訴我嗎?」然而這個野蠻人吱晤著,最後才說:「請放棄這塊地方吧!」
  德維恩大所失望,他得不到任何幫助,他考慮了一下,然後說:「這是不可能的。」他一想起和那些野蠻人混居的時候,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也許這種厭惡的神色在德維恩的臉部表現得太突出,以致使野蠻人立即會有所覺察,意識到在他們兩個之間存在著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於是野蠻人摹地使出全身力氣,向德維恩撲去,但剛往前衝了幾步便被強壯的茅烏斯抓住了。茅烏斯扭轉野蠻人的胳膊使他動彈不得。野蠻人絕望地尖叫著:「好嗎,你就守在這裡等待著禿鴛!你這只醜惡的禿騖!」
  過了好幾天,德維恩再一次與野蠻人見面,不過這次見面完全出於無奈。前幾天最高行政長官再次堅持要索取可靠的資料,德維恩才不得不把野蠻人帶到高級行政長官面前,粗魯地對長官說:「你自己問他吧!這個人對我們的問題能夠有所解答。」
  高級行政長官的鼻孔微微地動著,淡紅色的舌頭一直伸到鼻子上面,他沉思了一下:「或許這是一種解答,但我不相信它。我們目前面臨著困難的抉擇,我們不能再出任何差錯。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確信無疑,就是我們是極聰敏的種類,而大靈長類的智慧不可能超過我們,除非……」高級行政長官的思想陷入極混亂的狀態之中,什麼也講不下去了。
  德維恩氣惱他說:「這個野蠻人倒為我們描繪了一幅可怕的圖畫,他把我比著那種鳥……鳥……」
  「禿鴛,」高級行政長官代替他講出來。
  「他把我們小分隊的全體成員歪曲成這樣一種醜惡的形象。為此,我已經好幾天吃不下飯,睡不好覺,恐怕我不得不懇求總部派人來接替我們了。」德維恩顯然傷心了。
  「在我們沒有得出正確結論之前,請不要說這種懊惱的話。」高級行政長官嚴肅地往下說,「你以為我喜歡這種使人噁心的比喻嗎?你以為我喜歡那種醜惡的吃腐肉的形象嗎?算了,你還是去收集更多的有益的資料吧。」德維恩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當然他也明白,最高行政長官不會比他更想挑起一場核戰爭,只要有可能,他會阻止總部作出那種決定的。
  就這樣,德維恩和野蠻人之間又進行了一次較長的談話。德維恩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了,所以作好充分的準備,忍受一切可能發生的情況。野蠻人的臉上有一塊傷疤,可能曾和茅烏斯發生過衝突。據瞭解,野蠻人一直在不斷地反抗著,在這之前,曾作過多次抗拒,茅烏斯盡最大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傷害他。這一次茅烏斯太憎恨野蠻人了,終於撞傷了他。德維恩可以想像茅烏斯是多麼不願意傷害野蠻人,但野蠻人的行為卻深深地刺傷了茅烏斯的心,迫使他們不得不忍痛採取行動。
  談話持續了一個多小時,但毫無進展。後來野蠻人突然問:「你說,你們在這裡等候了多少年?」
  「十五年了。」德維恩說。
  「時間是符合的,我們首次看到飛碟正是在地球上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那麼還有多麼時間會發生核戰爭呢?」野蠻人扳著指頭算了一算,又問。德維恩洩露了真情:「我真希望自己能知道這一點。」他突然把話嚥住。野蠻人說:「這樣看來,核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了。哦,你說你們耽擱了十年時間,那麼你是希望戰爭在十年前就爆發了,是這樣嗎?」
  「我不想談論這個題目。」德維恩盡力避開他的目光。「不想?」野蠻人大聲叫喊起來:「那你準備幹什麼?你還想再等多長時間?不要再等下去了,禿鷲,你有什麼本事就拿出來吧!」德維恩激動了,他朝野蠻人逼近幾步說:「你說什麼?"「為什麼你不要等待下去呢?動手吧,貪婪的老,你……」他窒息了。
  行政長官的臉顯得十分惟淬,他說:「我知道,關於禿鷲的比喻確實是難以忍*艿模眼搵比黎XV□獾秸庖壞悖挫[遣荒芩搗p罅槌*類他對我們有很深的成見,隊長。」
  「我不能為你提供更多的資料。」德維恩重複這一句。
  「我明白了,看來只能採取另一辦法,我但願此是臨時措施。」高級行政長官把腦袋掩藏到灰色的胳膊中去,「我們有辦法引起他們發核戰爭。」
  「哦,還要幹些什麼呢?」
  「只要做一件既直接又簡單的事就行了,這可能是你從未想到這樣的事。」
  「閣下,什麼事?」德維恩感到一陣不可抑制的恐懼。
  「現在他們還保持著和平狀態,是因為兩方都伯承擔發動戰爭的罪名。假如有一方先挑起戰爭,那麼另一方必定會參加。讓我們用這一點來報復他們一下?」德維恩邊聽邊點頭。高級行政長官繼,講下去:「假如一顆原子彈,在某一方領土上爆炸,遭到損失的這一方必然遷怒另一方,這樣他們相互就會殘殺,核戰爭就可能發生,只要一個星期這個星球上的人類基本上就被毀滅。我們設想一下怎麼辦吧!"
  「不知道。」德維恩搖搖頭。
  「我們可以裝配一顆原子彈,這是很容易辦到的,然後用宇宙船把它扔到這個星球某一方的居住地……」
  「什麼?」德維恩吃驚地看著他的長官。高級行政長官避開了他的目光,不自然的說:「這樣就能達到我們的目的。」
  「我……」德維恩的眼前立刻出現了禿騖的醜惡形象,他不能趕走這個醜惡的東西。他彷彿見到了它們,一種大而有鱗的鳥,樣子有點像赫裡恩族上空飛翔著的一種無害小鳥,但它們卻異常大就是了。它們撲打著翅膀,伸出長椽飛落在地面上啄食那些已死的動物。德維恩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戰戰慄栗他說:「誰來駕駛這艘飛船呢?誰來扔這顆原子彈呢?」高級行政長官的聲音比德維恩更微弱:「我不知道。」
  「我不能這樣子,」德維恩說,「我決不可能幹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我相信沒有一個赫裡恩族人會這樣幹,即使你付再多的報酬也不會幹。」高級行政長官沉重地歎了口氣:「我將把這裡的情況向參議院匯抵他們可能掌握全面的資料,也許他們可以提出些建議的…」
  這樣,經歷了漫長的十五年以後,赫裡恩族人終於拆除了他們建在月球一側的基地。地球上的大靈長類一直沒有發生核戰爭,也許從此以後再也不會發生。一種對於未來世界前途的擔憂使德維恩陷入一種幸福與煩惱的矛盾之中。現在想到將來是,已經失去了一種明確的目標。瞬間,他正擺脫那令人厭惡的恐怖世界。他觀察著月亮和其他行星圍繞太陽旋轉,以及太陽系本身的旋轉,它們是一直持續下去直至滅亡。德維恩想起了「撤回基地」這件事,這是引起他內疚的唯一事情。德維恩對最高行政長官說:「假如我們耐心地等待,情況可能會更好一些,他可能盲目地引起核戰爭。」高級行政長官慢悠悠地回答:「我懷疑……」他不再說下去,但德維恩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野蠻人不會受到赫裡恩族人的任何欺侮,他已經被送回到他自由居住的星球上去,而且仍然送到他被劫走的地方,他的同夥會找到他的。他們會責怪他的走失,為他身上的傷痕感到奇怪。而他自己的記憶力卻完全喪失乾淨,他所經歷的這幾個星期的磨難,在他頭腦中沒有一點影子,只有傷痕留在他身上……
  假如赫裡恩族人沒有把野蠻人帶到月球上去,假如他們都同意準備挑起一場核戰爭的決議的話,他們可能已經扔下了一顆原子彈他們將可以去執行預先想好的計劃。
  正是這個野蠻人所描繪的「禿鴛」的醜惡形象制止了將要發生的一切,它打動了德維恩和最高行政長官的心。
  德維恩的鼻子抽動著,一切都將結束了,包括智慧的赫裡恩族在銀河系所做的一切,當然那些有益的事情還將繼續做下去。他說:「也許我們應該扔……」但他沒有講下去。現在再說這種話有什麼意思呢?他們畢竟不可能在整個銀河系中都扔原子彈。假如他們這樣做了,那麼他們就成了大靈長類心目中最可憎恨的東西,這難道不是比現在的結局更可悲嗎?
  失落的星辰http://www.see.online.sh.cn/ch/author/loststars掃瞄輸入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