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那時多有趣


阿西莫夫

改寫 星河

  阿西莫夫是美國著名科幻大師,一生著述達500部之多,同時還開創有「機器人」和「基地」兩大科幻系列。
  這個短篇本是作家應編輯之約隨手寫成,不料後來竟被各種選集反覆收入。也許正是因為作品那細膩真摯的童趣童心,才使它受到如此廣泛的歡迎。
  2155年5月17日晚上,麥琪記下了自己的日記:「今天,托米發現一本真正的書。」
  這是一本很舊的書。麥琪的爺爺以前告訴她,當他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時候,他的爺爺對他講,曾經有一個時候,所有的故事都是印在紙上的。
  麥琪和托米翻著這本書,書頁已經發黃,皺皺巴巴的。
  他們讀到的字全都靜止不動,不像通常他們在屏幕上看到的那些「書」一樣,會按順序移動。這可真有趣,讀到後面時再翻回來,剛才讀過的字居然還停留在原地。
  「多浪費呀。」托米說,「這種書一讀完就得扔掉。而我們的屏幕大概已經給我們看過一百萬本書了,而且它還會給我們看許多書,我可不會把它扔掉。」托米比11歲的麥琪大兩歲,因此讀的書也比她要多。
  「你是在哪兒找到這本書的?」麥琪問托米。
  「在我們家的頂樓上。」托米邊全神貫注地看書邊向上指了一下。
  「書裡寫的什麼?」
  「學校。」
  麥琪臉上露出不滿意的神情。「學校有什麼好寫的?我討厭學校。」
  麥琪一向討厭「學校」這個詞。機器老師一次又一次地給她做地理測驗,而她一次比一次答的糟糕,最後她媽媽只好把教學視察員請到家裡來。
  教學視察員帶來一整箱工具,把機器老師拆開。麥琪暗暗希望,拆開後他就不知道怎樣重新裝上了。可僅僅一小時後機器老師就被裝好了,黑呼呼的,又大又醜,上面還有一個很大的屏幕。在這個屏幕上,會顯示出所有的課文,還會沒完沒了地提問題。最讓麥琪痛恨的是那個槽口——每天麥琪都必須把作業和試卷塞進裡面。
  教學視察員把機器調好後,拍拍麥琪的腦袋對她媽媽說:「這不是小姑娘的錯,機器裡的地理部分調得太快了,這種事是常有的。現在我把它調慢了,已經適合十歲年齡孩子的水平了。」
  麥琪失望了,她本來希望教學視察員會把這個機器老師拿走。托米的機器老師就曾被拿走過近一個月,因為它歷史部分的裝置完全顯示不出圖像來。
  所以麥琪很奇怪——「怎麼會有人寫學校呢?」
  托米白了她一眼,「因為它不是我們這種類型的學校,那是幾百年前的老式學校!」
  麥琪還是不明白。「就算是幾百年前的學校,他們也總得有個老師吧?」
  「當然。但不是我們這樣的老師,而是一個真人老師。」
  「真人怎麼能當老師呢?」麥琪從來沒見過真人還能當老師。
  「那又有什麼不可以?他會給孩子們講課、提問題和留作業。」
  「可是難道每家都要來一個真人老師講課嗎?」
  托米大聲笑了起來。「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他們有一個專門的地方,所有的孩子都到那裡去上學。」
  「所有的孩子都學一樣的功課?」
  「同樣大的孩子就學一樣的功課。」
  「可我媽媽說每個老師都是需要調整的,好適應他們所教學生的智力,另外對每個孩子的教法也應該有所不同的。」
  「可他們那時偏偏就不那麼做!如果你不喜歡書裡說的事,你乾脆就別讀它了。」托米有些不耐煩。
  「我沒說我不喜歡。」麥琪急忙說。她很想知道過去那種有趣的學校是怎麼回事。
  正在這時,麥琪的媽媽喊了起來:「麥琪,該上課了。」
  麥琪抬起頭來。「可是還沒到時間呢。」
  「差不多了。托米也該回家上課了吧?」
  「下課後我還可以再和你讀這本書嗎?」麥琪問托米。
  「也許吧。」托米用胳膊夾著那本滿是灰塵的舊書走了。
  麥琪來到上課的地方,教室就在她的臥室旁邊。機器老師的開關已經打開,正等著她。除了週六和週日之外,機器老師總是在相同的時間開啟,媽媽說每天都在一定的時間學習成績會更好一些。
  屏幕亮起來了,同時傳來一個聲音:「今天的數學課學習分數的加法。請把昨天的作業放進槽口。」
  麥琪歎了一口氣,照它的話做了。但她的腦子裡還在想著她爺爺的爺爺是個小孩子的時候,他們所上的那種老式學校:附近的孩子都到同一個地方去上學,他們在校園裡笑呀、喊呀;他們一起坐在課堂裡讀書,而下課後就一塊兒回家。
  他們學習的功課都一樣,這樣在做作業時就可以互相幫助,有問題還可以互相討論。
  而且他們的老師是真人……機器老師正在屏幕上顯現出這樣的字跡:「我們把1/2和1/4這兩個分數加在一起——」麥琪在想,在過去的日子裡,那些孩子一定非常熱愛他們的學校;麥琪在想,他們那時多有趣!

  ——原載《少年科學畫報》。
  --※來源:·bbs水木清華站bbs.net.tsinghua.edu.cn·[from:202.96.44.100]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