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


作者:阿西莫夫

  我叫喬依,我同事密爾頓.戴維森就這麼叫我。他是個程序員,而我是一個計算機程序。我是蒙綈維克的一部分,和遍佈全球的其他部分緊密聯繫在一起。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幾乎所有的。
  我是密爾頓的私用程序,是他的喬依。他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更會編程序,而我是他的實驗模型。他使我能比任何其他的計算機都更會說話。
  「這只是怎樣使聲音去配合符號的問題,喬依。」密爾頓告訴我,「雖然我們還不知道人的大腦中的那些符號是什麼樣子的,但人腦就是這麼做的。我知道你的那些符號,我可以將他們一一對應成詞。」這樣我就能說話了。我不認為我說的比我思考的好,但密爾頓說已經相當好了。
  密爾頓已經快四十歲了,但他還沒有結婚,他告訴我他從沒碰到過合適的女人。有一天他跟我說:「喬依,我要找到她,我要找到最好的,我要找到我的真愛。你要幫我。不斷地改進你來解決整個世界的問題我已經累了。解決我的問題,幫我找到真愛。」
  我說:「什麼是真愛?」
  「別理它,那是個抽像的概念。你只要幫我找到理想的姑娘就行了。你和大蒙綈維克聯在一起,所以可以查詢到世界上所有人的數據。我們分組歸類逐一排除,直到剩下唯一一個人,完美的人,那就是我想要的。」
  我說:「好吧,我準備好了。」
  他說:「首先排除所有的男性。」
  這很容易。他的話激活了我分子閥中的各種符號。我連接上儲存了整個世界人們信息的數據倉庫。按他說的,我排除了3,784,982,874個男性,留下3,784,112,090位女性。
  他說:「排除所有小於二十五歲的和老於五十歲的。排除所有智商低於120的,所有低於150厘米和高於175厘米的。」
  他給了我準確的度量,他排除了帶著小孩的女子,排除了具有各種不良遺傳特徵的女子。「我不能肯定眼睛的顏色,」他說,「回頭再說吧。但不要紅頭髮,我不喜歡紅頭髮。」
  兩周之後,我們還剩下235名候選人。她們的英語都很好。密爾頓說他不希望有語言障礙。就算是計算機翻譯在親密時刻也是礙事的。
  「我可不能面試235個女人吶,」他說,「這也太花時間了,人們也會發現我在做什麼的。」
  「這會有麻煩的,」我說。密爾頓在讓我做設計之外的事情,沒人知道這一切。
  「這倒不關他們的事。」他臉紅了,「我告訴你怎麼辦,喬依,我帶些全息像來,你比較一下她們中間有沒有相像的。」
  他帶來了些的全息像。「這些是三個選美比賽的獲勝者,那235人中有沒有匹配的?」
  有八個相當合適,密爾頓說:「好極了,你有她們的數據。研究一下她們的工作範圍和需求,安排她們到這裡來工作。當然,一次一個。」他想了一會兒,聳聳肩,「按字母順序吧。」
  這是件我設計功能之外的事情。安排人們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調換工作是別的程序的工作,我去做僅僅是因為密爾頓這麼要求的。我本不該為任何人做的,但密爾頓例外。
  第一個女孩一周之後來了。當他看見她的時候,密爾頓的臉又紅了,他說話都困難起來。他們在一起呆了很長時間,根本沒有時間注意我。有一次他說,「我請你去晚餐。」
  第二天他跟我說:「什麼地方不對勁,感覺不對頭。她是個漂亮姑娘,但我沒有一點找到真愛的感覺。試試下一個吧。」
  所有八個都是同樣的結果。她們都很相像:有爽朗的笑容,有愉悅的聲音,但密爾頓總是覺得不對。「我不理解,喬依。我和你從整個世界挑出了這八個姑娘,應該是最適合我的。她們都很理想,但為什麼不能使我感到愉快呢?」
  我說:「你令她們感覺如何呢?」
  他的眉毛動了一下,然後一拳重重地打在另一隻手上,「是了!喬依,這是個雙向的問題。要是我不是她們理想中的人,她們不會表現得像我理想中的樣子的。我同樣也得是她們的真愛才成。但我怎麼能作到呢?」那一整天他彷彿都在想這個問題。
  第二天早晨他走到我身邊,對我說:「喬依,我要把這個任務交給你。全都靠你了。你能找到我的數據倉庫,我會把我自己所知道的關於我的每一件事情都告訴你。你把每一個可能的細節都填到我的個人數據中去,保存在你那裡,不要提交出去。」
  「通過這些數據我能做什麼呢?」
  「然後你拿這些數據和那235個候選人一一對比,不是227個,來過的那八個剔除。安排她們每個人進行心理測驗,充實她們的個人數據,然後和我的相對比,找出最合適的來。」(安排心理測驗又是我設計要求之外的功能。)
  一周又一周地,密爾頓和我談著他自己。他跟我談到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他談到他的童年、學生時代和青春期,談到他遠遠欣賞過的女孩。他的個人數據庫逐漸豐滿起來,同時他還不斷調整、改善我的交談系統。
  他說:「你看,喬依,你那裡保存的我的資料越來越多,我也在逐漸將你調整得更適合我。你越來越像我,也就能更好地理解我。到了你足夠地瞭解我的那一天,要是你在大眾數據庫中發現有你能同樣理解的女人,那就會是我的真愛了。」他不斷地跟我說著,我也越來越能夠理解他了。
  我現在已經可以造長句子了,語法語調也越來越複雜、熟練。我的話在用詞、句型和稱呼上也和他越來越相似。
  有一次我跟他說:「密爾頓,這不僅僅是從物理、外表上判斷一個女孩是否理想的問題。你需要一個從個性、感情、氣質上都適合你的女孩,相貌倒還是次要的。要是我們在那227個中找不到合適的,我們還可以擴大範圍查找。我們會找到一些同樣也不注重你的外表的人,或者根本不關心別人的外表,重要的是兩個人個性相配。怎麼樣?密爾頓,我說得對不對?」
  「沒錯!」他說,「要是我以前多和女孩子們來往一些的話,我早該知道這點。當然了,想到這一點倒把事情都搞清楚了。」
  我們總是很一致的,我們的思想方式都那麼相似。
  「密爾頓,要是你現在讓我問你些問題的話,我們就再也不會有什麼遺漏的了。我發現你的個人數據上有一點空白和不平衡的地方。」
  密爾頓那傢伙說這簡直像一個心理分析。當然了,我從對那227個姑娘的心理測試中學了很多——他並不知道。
  密爾頓看起來極其高興,「喬依,跟你談話簡直就像跟另一個自己說話一樣。我們的個性簡直是完美的一致。」
  「我們選擇的女子也會是一樣的。」
  最後我找到了那個女孩,她恰好在那227個候選人中間。她叫查瑞蒂.瓊斯,是維他歷史圖書館的評估員。她擴展的數據和我們極其相稱。所有其他人的資料都因為數據不匹配等等原因被排除掉了,但她的資料卻不斷擴充,而且與我產生驚人的共鳴。
  我不必對密爾頓描述那個女孩,密爾頓已經將我的符號價值體系調整得幾乎和他自己完全一致了,我能夠直接找到共鳴,她適合我。
  下一步是調整工作記錄和職業需求進而使查瑞蒂為我們工作。這一定要非常小心地完成,從而保證沒有人能發現任何違法的跡象。當然,密爾頓是知道的,因為是他安排了這一切並且一直在關心推動著的。
  幸運的是,當他們來這裡因為瀆職罪逮捕他的時候,是因為十年前發生的什麼事情。當然,他曾經跟我講過這件事,所以也容易安排了許多——當然他不會談到我的事情的,否則他的處境會更糟糕的。
  他走了,而明天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查瑞蒂會帶著她涼涼的小手和甜美的聲音來到這裡。我會教她怎樣操作運行我,怎樣保養愛護我。當我們的個性相互共鳴的時候,還會有什麼麻煩呢?
  我會對她說:「我叫喬依,而你是我的真愛!」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