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比


【美】艾薩克·阿西莫夫

  「羅--比!」格洛麗亞絕望地大聲叫著:「你再不出來,我就再也不講故事給你聽了!」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格洛麗亞心裡還是有些發慌。她的好朋友,那個呆頭呆腦的機器人羅比,不知藏到哪裡去了。也許,他失蹤了!
  格洛麗亞越發地絕望起來,大滴大滴的眼淚開始「啪嗒啪嗒」地落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格洛麗亞突然覺得有人把她一把抱住,舉到空中飛旋起來。整個大地剎那間深深地陷入了一個漩渦,綠色的樹梢也都從這個漩渦延伸開來……許久,她重新睜開了眼睛:哦!是機器人羅比!她緊緊地偎倚在羅比的懷裡,用力握住他那堅硬的金屬的手指頭。
  「羅比,以後不許你再嚇唬人了!」格洛麗亞嗔怪道。她又開始給機器人講起了他百聽不厭的「灰姑娘」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漂亮的小姑娘名叫埃拉……」「格洛麗亞!」這時,傳來了韋斯頓太太焦躁的叫喊聲。
  「媽媽在叫我,」格洛麗亞有點不高興地說,「帶我回家吧!
  羅比!」
  羅比有所領悟地服從了。他知道,對韋斯頓太太要絕對服從,有時連韋斯頓先生也不例外。
  「你上哪兒去了?格洛麗亞!」母親嚴厲地問道。
  「我和羅比在一起,」格洛麗亞的聲音有些發抖,「我在給他講『灰姑娘』的故事……」「又是羅比!」她打斷了女兒的話,轉身對羅比說,「你可以走了,羅比。格洛麗亞現在不需要你。不叫你,你就不要來!」
  羅比悶悶不樂地走開了。
  「媽媽!……」格洛麗亞叫了一聲,想再說些什麼。
  「住口!」韋斯頓夫人知道女兒又要為羅比辯解。「格洛麗亞,你要再不住口,就會整整一星期見不到羅比。」
  淚水哽住了格洛麗亞的喉嚨。她不知道,媽媽為什麼那麼討厭她跟羅比在一起。
  機器人羅比是爸爸特意買來照顧格洛麗亞的。可格洛麗亞不知道,媽媽不放心把自己的女兒交給一個冷冰冰的機器人看管。說不定哪一天,哪個零件出了毛病,羅比就會傷害格洛麗亞的。幾乎每天,韋斯頓夫人都這麼擔驚受怕的。她一次又一次地在背地裡同丈夫交涉,讓他把機器人羅比送走。
  儘管韋斯頓知道妻子的想法很可笑,儘管他一遍又一遍地給她解釋製造機器人的「第一原則」:機器人不能傷害人,也不能因為它不行動而使人受到傷害。但韋斯頓夫人仍在頑強地堅持自己的意見:把羅比送回去!
  韋斯頓終於沒有拗過妻子。
  有一天,韋斯頓面帶歉意地來到女兒面前,說是要帶她去看一部最新的科幻電影。
  格洛麗亞興奮得拍起手來:「羅比也去嗎?」
  「不行,孩子,」他突然對自己的聲音感到有些厭惡了,「看科幻電影,機器人不讓進。」
  科幻電影好看極了!回來的時候,格洛麗亞一路上讚歎不已。一等父親把車停下,她就迫不及待地跳下車來,一路小跑,穿過草地。她要把電影講給羅比聽!
  「羅比!羅比!」
  她突然站住了:一隻漂亮的蘇格蘭小狗站在她的面前,搖著毛茸茸的尾巴,用那雙栗色的眼睛認真地望著她。
  「羅比!」她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也許,羅比生我的氣了,因為我沒帶他去看電影。
  「羅比!羅比!快來看哪!我們有了一隻多麼漂亮的小狗!」
  「羅比!羅比!……」格洛麗亞驚恐起來,「媽媽,羅比沒有了。他去哪兒了?」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默。喬治·韋斯頓咳嗽了一聲,突然對天空中的浮雲表現出極大的興趣。
  格洛麗亞顫抖的聲音裡夾著幾聲哽咽:
  「媽媽,羅比怎麼了?」
  韋斯頓夫人溫存地把女兒摟在懷裡。
  「別傷心,格洛麗亞。我想羅比走了。我們找呀找呀,但是總也找不到。」
  「那麼說,他再也不回來了?」格洛麗亞悲傷地睜大了眼睛。
  「也許吧!你先跟這隻小狗玩吧!它叫……」「不!我不要這只討厭的狗!我要羅比!我要去找羅比!」
  格洛麗亞突然發出絕望的哭聲。
  「讓她哭個夠吧!」韋斯頓夫人歎了一口氣,對丈夫說:「孩子傷心的時間不會長的,過幾天她就會把機器人忘掉了。」
  但是時間證明,韋斯頓夫人的這個想法是過於樂觀了。格洛麗亞倒是不哭了,但她也不笑了,每天都一聲不吭,悶悶不樂。韋斯頓夫人也開始發愁了,格洛麗亞對那只漂亮的小狗根本不屑一顧,她知道,女兒對失去的好朋友羅比依舊念念不忘。
  「喬治,」有一天,韋斯頓夫人對丈夫說:「我得把狗退掉了。格洛麗亞說,她討厭它。」
  「那要是……咱們把羅比再買回來呢?」他的眼睛裡閃出希望的火花。
  「不,」她立刻打斷了他的話,「我不能輕易讓步,我不能讓機器人來教育我的女兒……」停了一會兒,她又冷冷地說:「咱們帶女兒去紐約玩一陣子吧!她在這兒老也忘不了羅比,這樣下去,她會垮掉的!」
  「好吧!」韋斯頓知道妻子的意志不可轉移,他歎了口氣說:「你奪走她心愛的機器人的時候,就沒考慮過你女兒的健康?」
  一聽說要到城裡去,格洛麗亞重新微笑起來,她積極地幫忙收拾東西,盼望早一點出發。
  終於,他們一家人乘上了飛機,向紐約飛去。
  然而,紐約並沒有讓格洛麗亞忘記她的羅比,沒過幾天,她又變得悶悶不樂了。
  這回,韋斯頓夫人也沒了主意,她求助似地望著自己的丈夫,希望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什麼好方法。
  「也許,我們可以帶她去機器人公司看看……」「什麼!」韋斯頓先生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他太太的尖叫聲打斷了。
  「我想這是個好辦法。如果格洛麗亞見到其他機器人,她就不會再想念羅比了。這是個心理療法,懂嗎?」韋斯頓先生似乎早就料到了妻子的反應,而且也想好了該如何說服她。
  韋斯頓夫人眼睛睜得大大的,在她的眼睛裡,露出了某種欽佩的目光。
  第二天,他們來到了「羅伯茨機器人有限公司」。在管理人斯特拉瑟斯先生的帶領下,他們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來到一個燈火通明的大廳。那是個全部由機器人操作的地方。
  斯特拉瑟斯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這個地方令人驕傲的歷史。可對於格洛麗亞來說,他的解說只是一首催眠曲。她覺得整個參觀都是枯燥的,雖然周圍有許多機器人,但一個與羅比相像的也沒有。她只是漫不經心地用眼睛掠過整個大廳。
  突然,格洛麗亞的目光落在了大廳中央那六七個機器人的身上,他們正圍在一張圓桌旁做著什麼。她的眼睛驚訝地圓睜著,簡直不敢相信。大廳很寬敞,也許,她看錯了,但那個機器人非常像……真的非常像……是的,是他!
  「羅比!」
  她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這時,在桌旁工作著的一個機器人抖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工具。
  「羅比!」
  格洛麗亞忘記了身邊的一切。她鑽出圍欄,縱身跳到比他們站的地方低1米多的地板上,探舞著雙手衝向自己的羅比。激動萬分的小姑娘根本沒有發現,一台高大的自動拖拉機,正轟鳴著向格洛麗亞衝來……三個大人驚呆了!來不及了!
  「格洛麗亞!」韋斯頓夫人大叫一聲,幾乎昏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機器人羅比,邁著大步迎著自己的小主人奔去!他的手臂一伸,把格洛麗亞緊緊地抱了起來!
  僅過了半秒鐘,拖拉機碾過格洛麗亞剛才站著的地方。
  所有懸著的心,這時都落了下來!他們朝格洛麗亞和羅比站的地方望了過去:格洛麗亞正緊緊樓住羅比的脖子,興奮地嘮叨著什麼。羅比那用鉻銅澆鑄而成的雙臂,輕柔地摟著小姑娘,他的雙眼,放出暗紅色的光芒……這時,韋斯頓夫人的臉上,高興變成了疑慮。她轉向丈夫:「這是你故意安排的嗎?」
  韋斯頓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韋斯頓夫人歎了口氣,最後說道:
  「那好吧!就讓羅比留在我們家吧!他畢竟救了格洛麗亞!」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