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最好的朋友


作者:阿西莫夫

  安德森先生(mr.anderson)說:「親愛的,吉米(jimmy)在哪裡?」
  「在外面的環行山上,」安德森太太回答道,「他沒事的。羅拔特(robutt)和他在一起。——它到了嗎?」
  「到了。正在火箭站通過那些煩人的檢查呢。事實上,我自己都等不及想看見它了。從十五年前離開地球後,如果不算上電影或者電視的話,我還再也沒有見到過一個呢。」
  「吉米才根本沒有見過呢。」安德森太太彷彿有些遺憾似的。
  「因為他是月生人(moonborn),又不能去地球看看。因此我才帶了一個過來啊。我想這可能是月球上的第一個。」
  「它可夠貴的。」安德森太太話雖如此,臉上卻帶著微笑。
  「維修羅拔特可也並不便宜啊。」
  正如他媽媽說的,吉米正在外面的環行山上。從地球觀點看,他有些纖弱,但對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不如說他長得很高。他有著長而靈活的胳膊和雙腿。穿上太空服,他顯得厚重而矮胖起來,但他仍然能比任何一個地生人(earthborn)更好地適應月球引力。當吉米伸開腿以袋鼠那種跳躍方式前進的時候,他爸爸也跟不上他。環行山外面的斜坡向南面傾斜著,而低懸在南面天空的地球(從月球城看去,它總是在那個位置)已經幾乎變成了完整的圓形,因此映得整個環行山的坡面上一片光明。
  斜坡非常平緩,即使加上太空服的重量也不能阻止吉米向前急衝一躍,彷彿月球引力不存在一樣漂浮在空中。「快過來,羅拔特!」他喊道。
  羅拔特從無線電裡聽到了他的喊聲,尖嘯著隨後跳了過來。
  像吉米那樣的行家也跑不過羅拔特,這傢伙又不需要太空服,又長著四條腿,還一身鋼筋鐵骨。羅拔特躍過吉米的頭頂,翻了個觔斗,正好落在他的腳邊。
  「別現了,羅拔特,」吉米說,「跟在我邊上。」
  羅拔特再次發出尖嘯聲,這種特殊的尖嘯聲表示「是!」
  「我才不信你呢,你這個騙子!」吉米喊著,然後他最後一跳,劃出一道越過環行山頂的曲線落在裡面的山坡上。
  地球沉在了環行山頂的外面,他周圍立刻被濃重的黑暗所包圍。一陣溫暖而友好的黑暗抹去了地面和天空的差別,除了閃爍的星光。
  事實上,吉米本不該一個人在環行山黑暗的內部玩。大人們說那是危險的,但那只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去過那裡。地面很平坦,踩上去嘎嘎作響,而吉米知道僅有的幾塊岩石每一塊準確的位置。
  另外,當羅拔特在他身邊蹦來蹦去,又是尖叫又是閃光的時候,他在黑暗中跑一跑又可能有什麼危險呢?就算沒有它的閃光,羅拔特通過雷達也能知道它在哪裡,吉米又在哪裡。當羅拔特在身邊的時候,吉米又怎麼可能走錯路呢?當他太靠近一塊岩石的時候,羅拔特會輕輕地碰他的腿;羅拔特會跳到他的懷裡表示他是多麼喜歡他;當吉米藏到岩石後面的時候,羅拔特或一面轉著圈子,一面驚恐地低聲叫著;而實際上這一切的同時,羅拔特總是清楚地知道他在哪裡的。有一次他一直躺著而且假裝受了傷,羅拔特就發出了無線電警報,月球城中的人們飛快地就趕來了。事後他爸爸告訴了他這個小把戲,他就再也沒試過了。
  正在吉米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從他的個人波段傳來他爸爸的聲音:「吉米,回來,我有些事要告訴你。」
  吉米現在脫下了太空服,洗了個澡。當你從外面進來的時候總是要洗個澡的。甚至羅拔特也要衝個淋浴,但它很喜歡。它四腳著地站在那裡,小小的一尺長的身子輕微振動著發著微光,它小小的腦袋上沒有嘴巴,只有兩個大大的玻璃眼睛,還有一個小小的突起——那裡是它的大腦。它不停地尖叫著,直到安德森先生說:「安靜點,羅拔特。」
  安德森先生微笑著:「吉米,我們給你帶了一份禮物。它現在在火箭站呢,但明天所有的檢查都完成了之後我們就可以見到它了。我想我現在應該告訴你。」
  「地球上的嗎?爸爸。」
  「孩子,是地球上的一隻狗。一隻真正的狗。一隻小蘇格蘭狗。月球上的第一隻狗。你再也不需要羅拔特了。你知道,我們不能把他們都留下來,別的孩子會帶走羅拔特的。」他看起來想等吉米說什麼,但又接了下去,「吉米,你知道什麼是一隻狗的。它是活生生的。而羅拔特只是個機械的仿製品,一隻機器狗(robutt:robot-mutt),它也因此得名。」
  吉米皺起了眉毛:「羅拔特不是個仿製品,它是我的狗。」
  「不是真正的狗,吉米。羅拔特只是一堆鋼鐵和線圈加上一個簡單的正電子腦而已。它不是活的。」「它能做我讓它做的每一件事,爸爸。它能理解我,它肯定是活的。」
  「不,兒子。羅拔特只是一個機器。是編好的程序讓它做的。而一隻狗是活生生的。當你有了一隻狗之後你再也不會要羅拔特了。」「狗需要太空服,不是嗎?」
  「是的,當然。但這是值得的,它會用得到的。而當它在市裡的時候就不需要了。當它來了你就會看到不同了。」
  吉米看著羅拔特,它又叫了起來,很低很慢的聲音,彷彿驚惶不安的樣子。吉米伸出了胳膊,羅拔特一跳躍進他的臂彎。吉米說:「羅拔特和那隻狗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這很難解釋,」安德森先生說,「但很容易看出來。狗會真正地喜愛你。而羅拔特是被調製成裝做他喜歡你的樣子。」
  「但是,爸爸,我們並不知道狗的內心是怎樣的,或它是怎麼感受的。也許它也是裝出來的。」
  安德森先生皺起了眉毛:「吉米,當你體會到活生生的東西的愛的時候,你會知道其中的差別的。」
  吉米緊緊地抱住羅拔特,他也皺起了眉毛。他那不顧一切的表情顯示出他不會改變他的想法。他說:「但它們所裝出來的又有什麼不同呢?你們想過我的感覺嗎?我喜歡羅拔特,這才是真的。」
  而那只在它一生中從來沒有被這麼緊地抱著的小機器狗,急促而尖銳的叫了起來——歡
回目錄